“回归!”轻喝一声,操控离散铃恢复本来的模样。

烈芒静止,一瞬之间缩小,成了一颗红色的小铃铛模样,但里面是空心的,发不出清脆的声音。

从如意袋中找出一条白碎玉串,灵光割断,将其穿进去,成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饰品,戴在手腕上,铃铛并不起眼,无人能够猜出它施展后,能有滔天气势,杀伤力彪悍十足。

方才戴上,一阵晕厥感传来,此前一直消失的金色光盾突然出现,完成化元,天缘玉佩要将她送出灵药谷了。

身体像飞箭一样迅速,向上升起,太阳消失,进入黑暗。

一阵刺眼的光芒传来,眼前已是另一片天地。

不见虹光白云筑成的大门,真正的太阳高升,已是正午之时。

“天月!你终于出来了,就剩下你一个人。”

妙妙惊喜的声音传来,颠三倒四的神志终于恢复正常,看到熟悉的小伙伴们,情不自禁的展露最纯真的笑容。

“月月。”豆豆先扑了过来,胖脸蹭着天月的脖子。

“我进入化元时间太晚,耽搁了些时间。”笑着拍了拍豆豆的头,回答。

“你猜我得到了什么?”妮妮小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

“祖神洗礼?”能让她这么高兴的,除了神蝶一族至高不上的洗礼,不会有其他。

“只是其一。”豆豆兴奋的笑。

“我猜天月的收获最大,元灵之力感觉更强了。”一看妙妙便是在化元中得到了颇为满意的成果。

天月笑而不语,保持神秘,观望四周,此地一片荒芜,设有结界,并不是回到了谷里。

“我们也不知这是哪里,化元出来后便传送到了此处。”妮妮知道自己想问什么,摊摊手无奈的回道。

心中有些不安,抬头看了眼烈日高照,问:“你们出来多久了?”

“半日功夫。”

“有些不对劲,你给太上二长老传音了吗?”生来便有天然的危及感,这种直觉一向很准,想到之前几位长老保持戒备的模样,心下有些猜测。

“传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妮妮挺直腰板,是她一向真正紧张的时候,会作出的习惯性动作。

“怎么了天月?”其他人不明白两人的紧张,但肢体上的改变,终是让小精灵发觉情况有异。

“虽然我们皆是首次进灵药谷化元,但未曾听过出来后会传到陌生之地。”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紧绷,但内心的紧张,却掩盖不了。

“眼下联系不上太上二长老,只能在此等候。”蔚蔚走过来揽住天月的肩膀,温柔的声音没能驱散心中的不安。

“谷里一定发生异变了,仔细想来,此次进灵药谷太过仓促,月月妮妮,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崽崽很聪明,虽然平日里粗心大意,但长年累月的与她们待在一起,很是了解两人的性格。

天月摇摇头,肃声道:“这几日黑鹰大叔不分昼夜的巡视,几位长老的防备,只是让我有些猜测罢了。”

“我居然都没有注意到。”花花皱着眉头轻声道,语气里带着自责之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