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一早

“小姐,您在听吗?”管家慈爱的声音传来。

“在。”清淡的声音。

“那?”

“把电话给她吧。”

“好的。”

……

“小瑶?”女人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

“说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向我炫耀生了女儿呢!也是,蓝家一向缺少女儿。”淡然的语气。

“小瑶,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希望后天满月宴你能回来。要不你帮她取个小名吧!”魏瑰小心亦亦又含期待的语气传来!

“她父母尚在,这小名如何轮到我来取,就算你们无才,她不也还有个亲哥哥吗?”

“小瑶,你听我解释,当年真的不是那样的。七年了!你还恨我吗?回来吧,这儿是你的家!你爸他也想你!”

“他想我做什么,你现在不是为他生了个乖女儿吗?他还会想我?呵呵!另外,我不恨你。”

毕竟恨一个人也是伤自己身的。

“小瑶!”

“行了,没别的事我挂了,对了,没什么重要的事别再去老宅让管家给我打电话了,我现在很忙。”

“小瑶我”

“好了,我现在不想回去,小名若你瞧得上就叫音音吧。希望她能有点音乐天分。”不然这妹妹她可没办法与之相处。

“好!好!”女人开心的声音传来。

“挂了!”

“嘟嘟都”

……

“小瑰,你在跟谁通电话?怎么跑老宅通电话了?”

“是小瑶,二爷。除了老宅的电话,别的她也不接啊!”

“你怎么给她打电话了?她怎么说?”严肃中隐隐含着期待。

“我说想她在明月满月宴时回来。”

“她答应了吗?”急促的语气!

魏瑰知道,他是非常在意瑶凰的,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十分想念。

“二爷,她说不想回来!”

“我就知道!这个逆女!她都出去七年了吧。十八岁那年出去后,今年二十五岁了吧!”

“二爷!都怪我!”

“沒有怪你,你也别自责!明月的事她听了什么反映?”

“没什么反映,”

“沒反映?她难道真的一辈子都不打算回来了!”七年沒见了,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儿啊!七年了,连个电话都不愿给他打!

她真的那么恨他吗?

“不过,二爷,小瑶现在好像变了很多,虽然话还是那些话!但感觉态度不太一样了!而且她还答应了给明月娶了小名!叫音音!”

“是吗?她不排斥明月就好!其实她小时候不喜欢音乐,但天赋极高!她从小被她的母亲教得十分听话!

就算不喜欢也不会说,我事忙,就更沒有时间管她,她也十分听话!后来我终于有时间管她了,那时她以是才女了,我很高兴,却很少见她笑!

她的母亲卧病在床的两年,她除了照顾她,就是音乐,她什么时候爱上的音乐我不知道,只知道音乐以经成了她的感情继托!

后来她十六岁那年,她母亲去世了,她再也不回家了,只回老宅,只扶琴,让人一度担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