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念回酒店的时候,剧组的聚餐刚结束不久,赵一菲正在和程歌说着什么,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进了房间。

“程老师,感觉苏念好像对你有点意见哦。”赵一菲看热闹不嫌事大,最近易墨对她的态度肉眼可见的冷淡了,她得找个新的金主,程歌就是她的下个目标。

程歌事业有成,身价丰厚,长相英俊,每一条都符合她的要求。

“我先走了。”程歌本来就不想搭理她,碍于两人要演对手戏,才耐着性子听她废话半天,他的耐心已经告罄了。

“好,程老师晚安。”

接下来的几天,苏念除了跟剧组的老师学演戏的技巧,就是在姜辛的家里忙里忙外,因为身体虚,姜辛居然还难得的发起了烧。

等到姜辛彻底好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苏念在新上任的小助理的催促下,才不慌不忙的赶往剧组。

“苏哥,您的戏份马上就要拍了,导演已经催了几回了。”助理小阳急的不行,艺人出了状况,他们不会有事,被责骂的肯定是他们下面的人。

“别担心,不会让你挨骂的。”苏念边开车,边安慰了一句,顿时把小阳,气不打一出来。

刚刚她拍摄的时候,那么大声的骂她,整个剧组都能听到,轮到没有演戏经验还迟到的苏念,就是这个待遇了?

但她深知有资方捧得人,和她这种低三下四求人得来角色的人,是不一样的,她咬了咬唇,一脸不甘的盯着苏念的背影。

苏念的第一场戏,是和女主的对手戏,女主青妩遭人暗算,倒在了他的马车下,他将她救了起来,悉心照顾,直到痊愈。

剧本苏念已经看过许多次了,不夸张的说,他记得所有他的台词。

“演员就位,容音第一幕action。”随着齐导的大嗓门,赵一菲已经入了戏,踉跄着倒在了容音的马车前。

容音听见属下的汇报,掀开车帘,好奇的望向车外,他看见一个年轻女子,满身是伤的倒在马车前,惊呼一声后,赶忙下车将人扶了起来。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容音探了探她的鼻腔,发现还有呼吸,赶忙将人抱向车厢里。

“cut。”齐导拿着大喇叭,迈着小步子,向他们走过来。

“容音,前面的天真好奇你拿捏的很到位,但你这里,在看到青妩还有呼吸时,你应该欣喜中夹杂着心焦,想要赶紧救她。你没有演出那种感觉,我觉得你看她跟看路边的石头没什么区别。”

齐导说完,现场哄笑声一片,齐导眼神一扫,众人忙低头假装做事。

“再来一遍,争取一次过。”齐导拍了拍苏念的肩膀,“第一次拍戏,你已经很棒了,加油。”

苏念点了点头,他现在不是苏念,而是容音,他强迫自己将面前的青妩想像成姜辛的脸,才顺利的拍完剩下的戏份。

因为是男二,接下来的很多剧情都会有他,苏念也不抱怨,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超时了也不甩脸走人,而且还给剧组的每个工作人员都送了小礼物,很快大家都对这个塞过来的奶萌小哥哥心生好感。

“苏哥,下一场戏是你和程老师的对手戏,马上就要拍了,你紧张吗?”助理小阳是程歌的粉丝,小粉丝在面对偶像的时候,天然的会产生紧张的情绪,所以来剧组这么久,也没有和程歌说上一句话。

苏念笑了笑,“不紧张。”

他的话音未落,齐导推开化妆间的门,“柳逸殊,容音,准备下,开拍了。”

在剧开拍的时候,导演为了更快进入剧情,都会喊他们在剧里的名字。

“马上来。”苏念和程歌异口同声,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很快别开眼去。

今天这一场戏是程歌饰演的男主柳逸殊和苏念饰演的男二容音樱花树下畅饮,把酒言欢。

“柳大哥,今日我们干了这杯,此后我们便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了。”容音举杯,笑容优雅,眼里的光满的快要溢出来。

“好阿音,好兄弟。”柳逸殊拍了拍他的肩,笑的爽朗。

“cut,”齐导拿着大喇叭,吼了一嗓子,几人连忙停下来,看着齐导。

“程老师演的很好,不愧是影帝,”齐导说完,扭头看着一旁的苏念,“容音,你的台词没有问题,只是你的眼神,你对柳逸殊的感情应该是崇拜敬仰的,你的眼神没到位,咱们再来一遍。”

苏念点了点头,但是再怎么拍都入不了戏,他在十五岁前对自己的父亲是崇拜敬仰的,在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让他有这种情绪。

更何况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对辛辛姐充满敌意的男人,他实在无法心平气和的去面对他。

而程歌对于苏念,也有几分不满,投资方塞过来的毫无演技可言的新人,只有一张脸能看。

在ng了第五次后,齐导才勉为其难的过了。

可小阳看齐导那脸色,实在是很勉强。

“苏哥,明天还有你和程影帝的戏份····”他觉得苏哥和程影帝好像气场有点不合,站在一起就像随时能干架的样子,演好兄弟简直是灾难。

苏念:“···”他在尽力调整自己,戏外的情绪不该带到戏里去。

因为苏念的助理是姜辛让鹿然帮忙物色的,实际由姜辛负责他的薪酬,所以小阳除了苏念的私事,事无巨细都会报告给姜辛。

其实姜辛想说大可不必,但实在不愿意打击这个充满了热情的小男孩。

事实证明,小阳的汇报也不都是废话,姜辛以为别人都像她一样,能慧眼识珠,意识到苏念的可贵,谁知道他在片场居然是这样的待遇?

女主暗讽,男主敌视,女二作妖,这简直是群狼环伺,亏的苏念忍住,什么都没抱怨过。

嘿,她这小暴脾气,苏念能忍,不代表她能忍,砸了这么多钱,不是让小哥哥去受气的!

正在物色公司地址的姜辛,将墨镜戴在脸上,一脸歉意的对负责人开口:“抱歉,改日再聊,今天还有点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