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鹿然这个盛世娱乐大小姐的引荐,再加上姜辛砸的三千万,苏念的名字直接空降在了《青妩传》官微主演名单里。

“天,小哥哥居然演的我家容音,这扮相我爱了!”

“痴情男二,这人设妥妥的,必火啊!”

“起底了这位的演艺生涯,基本没有作品,e···有壁纸就是不一样!”

“我就吃这款颜,奶萌奶萌的,我家容音本人了!”

“····”

姜辛一边刷着微博,一边敷着面膜,看到搞笑的评论,笑的面膜都要掉下来了。

她还没乐呵太久,就有电话粗暴的打了进来,姜辛看了一眼,无语的挂断,没想到电话契而不舍,再次打了进来,挂断三次后,姜辛才十分郁闷的接了起来。

“在家吗?”是易墨的隐忍着怒意的声音,这个女人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不回公司就算了,现在连他的电话都敢不接了。

“什么事?”

易墨噎了噎,耐着性子开口;“辛辛,我在你家门外,开门。”

姜辛眉头紧蹙,怎么还找她家里来了,早知道她应该换个房子住的。

“快开门,否则我就自己进来了。”姜辛以前给他设过指纹密码,当然,他一次也没用过。

姜辛:“···”想哭。

现在流的泪,都是当时脑子进的水!

姜辛打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门外不仅站着易墨,还站了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一左一右,将易墨稳稳的护在中间。

“这是什么意思?”姜辛戒备的看着易墨,买卖不在仁义在,难道因为她离开了狗男人,让他抹不开面子,上门来鞭尸?

看着姜辛一脸“别来找我茬”的表情,易墨都要气笑了,难道在她眼里他就是这么心胸狭窄的人吗?

“先让我进去再说。”易墨绕开她,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后面的几个男人见易墨进去,也赶紧跟了进去。

作为屋主的姜辛:“······”

等给易墨泡了一杯他指定的茶后,易墨才终于再次张开他尊贵的嘴巴,不是他不想直接开口,而是姜辛这个女人实在太气人,如果不缓缓,他可能会气的直接英年早逝。

“你签过保密协议,应该知道,以你的职位,离职五年内,你都不可以在这个圈子工作。所以,如果你愿意,可以回来重新做“易太太”,协议我也重新拟定了。”易墨双腿交叠,语气淡淡,他觉得姜辛闹脾气,是对之前有些苛刻的协议不太满意。

他的话落下,一个戴着眼镜的精瘦男人拿出一份文件,放在姜辛面前。

姜辛没有打开文件,她在易氏工作多年,接触了许多核心机密,离职对于她来说,无异于自断后路,没有哪个公司敢要身上背着官司的员工。

易墨这是断定姜辛离开了易氏,找不到心仪的工作。所以他也不着急,她知道姜辛是个懂得取舍的女人,而且她进度有度,对于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她从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除了不能给他带来助益,姜辛作为他妻子的备选,确实是十分完美了,当然,以他的地位,也根本不需要别人为他助力。

姜辛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仁儿,再开口不带丝毫感情,“我对易总确实没有任何情意了,如果一定要找个人结婚的话,我一定会找比我小很多的小鲜肉,而不是你这种老男人!”

易墨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27岁了···”

“27怎么了?只要我愿意,每天我都18岁!”易墨这狗男人说话果然扎心,女人的年龄是不可说的秘密不知道吗?

易墨还想再说什么,被姜辛抢先了,“易总,我想您来这里,您敬爱的妈妈不知情吧?您那温柔可人的小青梅许小姐,肯定也不知道吧?如果她们都不知道,那就不必再多说了。”

姜辛做了个送客的手势。幸好她昨天听以前在公司认识的朋友提起过这件事,当时她就感叹,果然男女主之间必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没想到情报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易墨本想反驳关许妙妙什么事,但鬼使神差的,那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妙妙看他时,那种崇拜的眼神,那是从未在姜辛身上体验过的。

见婚前协议今天是没法签了,易墨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离开。

两位律师面面相觑,没想到来签个协议,还顺便吃了一波瓜,简直吃的有点撑了。

两人迅速收拾好桌上的协议,目不斜视的离开了。

没了外人,易墨轻松的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平复了下心情,他可以确定,他对姜辛还是有几分真情的,不然不会三番两次的找她。

作为易氏集团的继承人,天之骄子,可以说他从没有遇到过什么大难题,可是在姜辛身上,他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壁,看着对面沙发上,一脸兴致缺缺的女人,他额头上的青筋跳的更欢了。

他需要一个通情达理、进退有度的妻子。他的年纪也大了,爷爷也一直在催他,但他周围那些莺莺燕燕,他从来都是走肾不走心,除了钱,他什么也不会给她们。

“辛辛,从前的你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通情达理,温柔善良,现在你怎么变得这么刻薄了?”易墨皱着眉头,一脸不满。

听着易墨那一番渣男语录,姜辛深呼吸了几次,不生气不生气,他是男主!他是男主!如果打爆他狗头,那自己也得玩完!姜辛默念着保命咒语,用了平生最大的努力才克制住自己的脾气。

她强迫自己想了想还没承包够的小哥哥们,才努力挤了个微笑出来,“如果易总想要通情达理、温柔善良的妻子,那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许小姐更适合这个位置了。易总不妨好好考虑,至于我,这辈子注定是您得不到的女人了。”

易墨:“····”这女人现在不仅变得刻薄,还格外的自恋了,他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脑袋里进了水?

“既然我们话不投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希望你不要为今日的言行感到后悔。”易墨说完,也不再多待,面色阴沉的拉开了门。

--“狗男人想的真多,我这辈子即使嫁不出去也绝对不会后悔!”

男主不是她可以肖想的,她只要可怜兮兮的坐拥巨额财产,无奈的承包小哥哥就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