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的苏念,披着马甲蹲完了直播间姜辛的盛世美颜后,心满意足的拿起了手机,“喂,疯子,给我转点钱,我有急用,嗯,不是很多,五百万应该够了。”

电话那头的贺风,惊的差点没握住手机,五百万?不是很多?都够给他们再开个分店了!

想想这么多年,苏念从没有要过一分钱的盈利,他瞬间就发现了猫腻,富家少爷这是要搞事情了?

“行,马上打到你账户上。”

苏念挂了电话,熟稔无比的播出去一个号码,“喂,张哥,压下热搜公关费多少?我要撤几条热搜。”

张哥是娱乐圈出名公关公司的骨灰级人员,业务能力超能打,他认识他纯属巧合,他们的关系亦师亦友。

对面报来六位数的报价,苏念黑眸闪了闪,这个价格太低了,张哥恐怕不仅没多收钱,还得倒贴。

“钱马上给您转过去,热搜就拜托张哥了。”苏念转了七位数给他,这点钱他不缺,不会因为这种事消耗他们的友谊。

当然,他也不能忍受别的男人和她捆绑在一起,还对她满满的恶意。

她那么美好,怎么能承受这些?

早上八点,易墨准时踏入易氏,剪裁合身的高定烟灰色西装,包裹着易墨修长完美的身躯,公司大厅到专用电梯短短的距离,被他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

公司事务繁多,接近年底,各种财务报表需要审核,而这个关头,姜辛还辞职了?一想到姜辛,易墨头又开始嗡嗡的痛起来了。

他忍着不适,审核了报表,签署了几份文件,扫了几眼接下来的行程,才拿出手机给姜辛打电话。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一连拨了几遍都是语气冰冷的服务音,易墨忍着怒气拿起座机继续给姜辛打电话。

居然还敢拉黑他?

等到座机也显示忙音的时候,易墨的脸色已经臭的比被挖了坟还难看了。

很好,他也不是非她不可。易墨想了想,接通了内线,“林娅,帮我订个餐厅,顺便帮我邀请市场部刚进来的新人,许妙妙小姐共进午餐。”

林娅见怪不怪的接了老板的命令,嘴角弯弯,看来姜辛唾手可得的“易太太”身份,将要另有她人来接手了。

姜辛出去和鹿然喝了个下午茶的功夫,就发现有关她的热搜,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一切只是她做的一个梦。

谁这么好心肠啊,居然帮她撤热搜,这个钱她都舍不得花呢!

“辛辛,你有什么打算?总不能就一直这样颓废下去吧?”鹿然发现最近姜辛变得好疲懒,以前姜辛可是个工作狂人,就连周末有的时候都在加班加点。

姜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自从发现自己只是个“工具人”后,她的目标就是坐拥巨额财产,游戏人间,没心没肺的度过此后余生。

当然,小哥哥还是要承包的!

鹿然朝她投去怀疑的目光,“你···”她欲言又止,眼里闪着八卦之火。

“我怎么了?”姜辛疑惑的看着鹿然。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孩子他爹是易墨?他不愿娶你进门,所以你以退为进,想要自己生下孩子,带着孩子找上门,从而一举嫁入豪门?”鹿然将她曾经看过的狗血总裁文的套路,脑补在了姜辛身上。

别说,这人设、这身份,还真挺像这么回事!

姜辛不仅嘴角想抽抽,连鹿然的脑袋她都想抽抽,这脑补能力,不去写狗血小说简直是埋没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天才作家!这简直是网文界一大损失!

“别脑补太多,我只是单纯的认为易墨配不上我而已。”易墨又不是金子,非得人人都爱?

“好吧···”发现事实走向和自己推理的毫无关联,鹿然兴致缺缺的撇了撇嘴,“那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就一直这样下去?”

“我暂时没什么想做的,就先这样吧。”姜辛不打算告诉鹿然,这个世界都是无良作者写出来的,毕竟鹿然现在过得很好。

她仔细回忆了下,原书中对鹿然的介绍少的可怜,估计不是什么重要配角,所以这些破事也就懒得跟她讲了。

鹿然看她确实是一条咸鱼的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反正如果需要钱,她有,需要小哥哥的话,她更是大把的。

“最近有部热门ip,是个大制作,正在选演员,要不要推你家小哥哥?”她说的是原著粉超多的大ip《青妩传》,是个大女主戏,虽然男主轮不到苏念,但挑个人设好点的男配,还是可以的。

“好,这部小说高中我看过,确实不错。”姜辛不懂演员那一套,“你帮我联系导演,我只需要砸钱就行了。”

鹿然看着她那一副我有钱、我了不起的嘴脸,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这也就是她,要是换个人在她鹿大小姐面前这么说话,她非得打爆他狗头!

“对了,我看你最近离开了渣男,过的也不是很开心,要不要我把我微信里那一百个小哥哥推给你?”鹿然划开微信,里面长长的通讯录,全是各色用自己照片做头像的小鲜肉,一眼扫过去,五官标致、阳光帅气。

全是躁动的荷尔蒙气息!

这他妈谁受的住?

试问,鹿然这种游戏人间,左拥右抱的人生,谁会不羡慕?谁会不想要呢?

姜辛也羡慕,可是她的存款不允许她同时承包这么多小哥哥,而且不知道怎么的,她总是莫名其妙的想起苏念小哥哥那一双委屈的鹿眼。

仿佛他们已认识许久?

明明他们才刚见过没几面而已。

“算了,我觉得有苏念小哥哥一个就挺幸福的···”姜辛咽了一口口水,不舍的看着鹿然渐渐熄灭的屏幕。

啊!

她的小哥哥们!

那一瞬间,姜辛突然生出万丈豪情,这么优秀的小哥哥怎么能都被鹿然给嚯嚯了呢?

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话:爱卿,且等着,待朕替你们打下这片江山,亲自接你们回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