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念费了不少的力气,才将“不太老实”的姜辛给弄到了医院。

“这姑娘没什么大问题,疼痛是大力撞击后产生的正常反应,不过这次是运气好,以后可得注意,不然万一骨折什么的总归是不好的,”年迈的医生看了一眼检查结果,又看了苏念一眼,语气不太好的叮嘱他:“小伙子,悠着点···”

什么都没做,无助背锅的苏念:“·····”

他红着脸和医生道过谢,蹲下身子背着姜辛往外走,“辛辛姐,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虽然他才刚见到她,十分舍不得离开她,但她的情况实在不适合再继续在外面玩了。

姜辛的酒意在刚才拍片的时候,已经散了很多,只是面色还有些绯红,闻言她纠结了片刻报出了地址。

这要是换个人问她,她肯定不会告诉他,人心叵测,她活了27年不是白活的。但一来苏念是鹿然介绍过来的,他的品性鹿然自然清楚得很,不然不会放他们独处,二来嘛,当然是因为她过人的看人眼光--

苏念听她报出的地址,垂下了眼眸,雅山苑,那里都是豪宅,辛辛姐果然很有钱。

不过也是,没钱怎么可能在他身上花了那么多?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很快又消失不见。

苏念开着姜辛的车,将她送到了她家楼下,“辛辛姐,我就不送你上去了,你注意安全。”

他不是不想上去看看她的家,但他今天已经得到的够多了,不能再贪心了。

她和他还没那么熟。

姜辛点了点头,她也确实没打算邀请他上去,月黑风高,孤男寡女,这气氛实在是不合适。

目送姜辛家里亮了灯,苏念才不舍的转身离开。

他得去好好了解了解这个“易总”了。

姜辛回了家,在浴缸里美美的泡了个澡,酒意才彻底清醒过来,她想起易墨今天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从前在易墨面前,总是她卑躬屈膝,易墨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如今她也有了几分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了,别说,这感觉还挺爽。

姜辛撑着脑袋,突然又想起了苏念,话说苏念小哥哥的背真的好宽阔,好温暖鸭~

“叮叮,”一阵铃声打断了她的畅想,她伸出修长白嫩的胳膊,将不远处的手机拿了过来。

【今天和苏念小哥哥玩的很开心嘛,连你的好闺蜜都忘了!】是鹿然发来的微信,后面还附了几个坏笑的表情包。

姜辛:“·····”她好像还真把鹿然真遗忘了···

【喝醉了,我给忘了…】

没等鹿然兴师问罪,姜辛老实交代了在酒吧发生的事,当然她合理的隐去了她对苏念做的某些事。

【……】鹿然发了一个省略号用来表达自己的无语,她以为两人会擦出点什么火花来,没想到居然是她想太多了?

浸淫娱乐圈多年的鹿然,还是从姜辛的话里嗅出了一丝丝不对劲。

【等会儿,为什么不是他受伤而是你?】按理说,两人撞上了,怎么着也应该是她倒进苏念的怀里吧?

【害,他那张脸那么帅,万一毁容了怎么办?】姜辛一脸正经,她真是这么想的,她是个颜控,这么一个奶萌小哥哥要是因此毁容,以后岂不是要消失在娱乐圈?

【地上铺有地毯……】鹿然无情的指出这个事实。她算是看出来了,姜辛就是个直男脑,根本没想到和苏念来点暧昧啥的…

【当时没想那么多…】姜辛回想起摔得那个痛啊,就后悔为什么要逞英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