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苏氏集团顶楼。

苏海升望着渐渐暗下去的屏幕陷入了沉思: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念还是没有原谅他吗?

苏家是三代从商,苏老爷子泥腿子出身,一穷二白,自己赤手空拳闯出了一片天,及至苏父苏海升时,已经是如日中天了,在西城这座名流聚集的城市里,苏海升也是拥有绝对话语权的人物。

但他始终愧对自己唯一的儿子,苏念。

那还是十二年前,他的事业蒸蒸日上,每日数不清的宴会、酒会,他就是一次没管住自己,就酿成了大错--他的助理怀孕了。

狗血却又真实。

本来他是有些愧疚的,但苏念妈妈的恶言恶语,让他渐渐的失去耐心,一次争吵过后,他将母子二人赶了出去。

后来····一场车祸,苏念失去了母亲,他也永远失去了挚爱的妻子。

苏海升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拨了个内线电话出去:“不用撤热搜了,他喜欢就让他去吧。”

他想通了,苏念这孩子随了他妈妈,执拗得很,越不让他做的事,他越要做,和他反着来,只会把他推得越来越远,他已经老了,只想能早日过上含饴弄孙的日子。

“另外,查查这个辛辛子,看看她和小念什么关系?”

“是,”电话那头的男人恭敬的应声。

苏念离开公司,并没有回员工宿舍,而是去了“心念酒吧”,这个酒吧是他很多年前开的,合资人是他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贺风。

“来啦,”贺风端了杯莫吉托,笑着和苏念打招呼。

贺风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但为人仗义,从小到大一直对苏念很好,所以他是内心封闭的苏念为数不多的朋友。

苏念点了点头,找了她这么多年了,从一开始的都没有,她不禁有些挫败。

姜辛耐着性子听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有的无的,等了半天,李女士都没有再开口,她忍不住提醒道:“李女士,您是不是忘了什么?”

“······”李玉玲一脸疑惑的望着姜辛。

“一般话说到这里,都会提出给补偿的。”姜辛一本正经的开口。

四目相对,场面一时诡异的沉默。

“你想要钱?”好一会儿,李玉玲才回过神来,惊讶的看着姜辛,她以为她会说些别的拒绝的话,又或者是扭头就走,万万没想到,姜辛居然张口管她要钱?

转念一想,钱能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事儿,她斟酌了片刻,“给你五百万,彻底离开易墨,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姜辛喝了一口咖啡,用纸巾擦了擦精心涂过口红的嘴唇,才漫不经心的开口:“不如我给您五百万,您不要再来打搅我们?”

“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很喜欢易墨,不会轻易离开他。”

李玉玲嗤笑了声,不就是想要钱吗?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想要多少?”

姜辛伸出一根手指头,红唇轻启:“一千万,我保证不再出现在他面前。”她想试试李女士对易墨究竟有多看重。

“一千万?我给你三千万,你要说到做到。”李玉玲现在对姜辛有些三观尽碎的感觉,不过也好,能用钱摆平,那就再好不过了。

“没问题,合作愉快。”姜辛面上稳如泰山,内心却在嗷嗷尖叫,虽然她也还算有点小钱,但她真的做不到像李女士这样挥金如土,那是三千万,不是三十万啊!!!

目送着李女士趾高气昂的离开,姜辛陷入了沉思,这钱似乎来得太快了点·····

不过狗男人的钱,不用白不用,她决定全梭哈了,去建学校去。

以苏念小哥哥的名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