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美强惨”本人姜辛,正躺在私人美容院里,一边享受按摩,一边刷着微博。

“唉,我真的好惨啊!”她一边感慨,一边给长在她审美上的帅气小哥哥打call。

辛辛子:“我已经成为苏念小哥哥粉丝榜第一名,跟我一起给小哥哥投小花花,送小哥哥走花路鸭!”

姜辛发完微博,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关注这个苏念,赶紧点了关注。

她平时工作繁忙,很少有时间发微博,即使发微博,也是转发公司官微,很少发什么狗血鸡汤或者晒照显得自己岁月静好。

她又发了条微博,艾特了苏念后,才关上手机,懒得理各路想要她联系方式的私信。

她的一番操作,在微博圈引起了一阵骚动,苏念的微博差点都瘫痪了,平日里评论一两百的微博,瞬间挤满了评论:

“陪小哥哥一起走花路鸭,终于有土豪大大发现我们宝藏男孩了!”

“小哥哥好帅,以前居然不认识!!”

“哥哥加油冲鸭!!!”

“从辛辛子微博溜达过来看看!!”

“辛辛子是想要包养我们小哥哥了吗?好羡慕!!!!”

“……”

五分钟评论破万,半小时评论破五十万,苏念毫无悬念的被顶上了热搜。

姜辛做完美容后,径直开车去了4s店,以前为了低调,符合自己的身份,一直开的都是这辆黑色的车,规矩却又沉闷。现在既然她决定放飞自我,此时不高调更待何时?

她驱车停在豪华的4s店门口时,立马有殷勤的小哥帮她拉开车门,还绅士的虚扶车身,以免她被碰头。姜辛毫不吝啬的露出自己招牌笑容,“谢谢。”

姜辛转了一圈,相中了一款车,不是很贵,只要两百来万,只是这个绿到她发慌的车身,让她有种被戴了绿帽子的错觉·····

“还有没有大红色车身的?”凭心而论,这辆车确实挺符合她审美,但她觉得自己头上实在不需要一片绿了。

没有了易墨这个狗男人,她只会游戏在各路帅气小哥哥身边,根本不用考虑被绿。

“有的,客人请跟我来。”销售人员热情的要带她过去,被姜辛拒绝了,“不用看了,给我办订车手续吧。”

销售员愣了片刻,才一脸喜意的招呼她坐下,这么爽快的客人真是不多见啊,关键是还长得这么美。

姜辛办完手续后,就准备驱车回家,刚走到车门口,就碰到了一个难缠的人--沈静茹。

从前她只当沈静茹是她的情敌,而且沈静茹和易墨两家是世交关系,她不得不多方忍耐,现在再看她,姜辛只觉得---大家同样都是炮灰女配,炮灰何必为难炮灰?

与她这种活到最后关头的头号女配不同,沈静茹可以说是真正的炮灰女配了,只在第一次陷害女主后,就出车祸死了。

算算时间,属于沈静茹的女配盒饭估计已经在加热了。

“沈小姐,有事吗?”姜辛不动声色的开口。

“怎么?被易哥哥踹了的感觉不错?还有心情在外面逛呢?是我,我都没脸出来见人!”沈静茹上下扫视姜辛一番后,阴阳怪气的开口。

不生气,不生气,她的盒饭已经快要到位了。

默念了三遍,姜辛才压制住自己的火气,大方得体的开口:“不劳沈小姐关心。”说完,便绕过她想去拉开车门。

“姜辛你个狐狸精,别以为易哥哥罩着你,你就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告诉你,易爷爷可是很喜欢我的,你绝不可能上位!”沈静茹趾高气昂的喊完,结果姜辛好像没听见,继续绕开她往前走。

“不准走,你个狐狸精!”看着姜辛稳如泰山的样子,沈静茹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她愤怒的拉住她手腕,另一只手就要往姜辛脸上招呼。

“您自重,沈小姐,”姜辛一把捏住她的手腕,眼神凌厉,“您的一言一行我都录下来了,如果不想要让易墨看到你这幅丑陋的嘴脸,就不要再来骚扰我!”

姜辛说完,甩开她的胳膊,趁她还没回过神,坐进了车里,“另外,我和易墨已经没有关系了,如果你想追,那你继续,不要再来找我,记住,否则·····”

她的话没有说完,沈静茹却忍不住打了个冷噤,这样神色阴翳的姜辛,真的好可怕,这还是那个传闻中温柔大方的姜经理吗?

沈静茹揉着手腕,在姜辛不耐烦的喇叭声中,不由自主的让开了路。

开着车的姜辛,忍不住甩了甩麻木的手掌,坐办公室多年,她也变得身娇肉贵了,如果今天不是娇娇弱弱的沈静茹打她的话,以她的力气,根本制止不了这一巴掌。

她看了看已经关机的手机,一脸无语:怪不得沈静茹只能当一个出场不过三集就挂掉的女配了,这智商--堪忧!

苏念结束了一天劳累的拍摄后,刚回到公司,就被他们组合的经纪人给叫住了:“苏念,”

苏念在盛世娱乐待了四年了,从他大三找工作开始,就一直在这个公司,经过了各种组合、单飞,就是不火后,渐渐的公司已经要放弃他了。

现在他所在的这个组合叫zero,是他第三次和别人组组合,他擦了擦脸上的汗,一言不发的跟着经纪人安杰进了房间。

“看看,你上热搜了。”安杰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他,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他一直觉得苏念很符合他的审美,有点奶萌奶萌的。

而且他从不作妖,让赶通告赶通告,让排练排练,工资低也从不抱怨,这样的好苗子他实在不舍得放弃,所以才找大老板把他要了过来,自己亲自带。

结果现在真的有人慧眼识珠,将苏念给捧了起来,可以说,他现在比苏念本人还要的看了一眼,不屑的笑了一声,当年那么对待他和他妈妈,现在想来个幡然悔悟,重新做个好父亲?

那也要看他愿不愿意配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