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没黑,派出去的护卫有三名陆续回巢,禀报各自探查的情况,同时京兆尹也提供了少女连环尸解案的案情信息,送至益安王府。

护卫一:“回禀王妃,属下几人寻访了住在案发地附近的人,发现众说纷纭。死者的惨状,像极了古代暴君对其皇后的人彘酷刑,不免有人说是厉鬼作祟,都将女儿藏得好好的,就怕女儿遇难!”

护卫二:“也有人说是仇人报复,也有说是天惩的!”

护卫三:“还有说,很像长生门的秘术...像那...死人煞!”

“!!!”言漠立马否定道,“并非死人煞!”倏而她止住了,转移话题道,“都是以讹传讹,案发前后的信息可有收集到?”

护卫们为难地摇摇头:“属下几个收集的信息与府尹大人案卷上的记录基本相同,有些时日久远,还没有案卷上详尽...请王妃恕罪!”

言漠蹙眉摆摆手,让护卫们退下,开始认真阅读卷宗,忽而想到自己的阅读能力一直有所欠缺,便叫住了一个护卫,将卷宗上的内容说一说。

护卫一:“这起连环案,死者一共六名,都是女性,而且至今无人认领,这也是为什么此案线索稀少的原因之一,多半这些死者是流浪的乞丐,或是难民。几乎每月一具,根据发现的时间看,中间相隔有二十八天至三十四天不等。”

言漠:“等一下!既然频率可以保持,就说明凶手储备了这些少女!!六具...凶手到底诱拐了多少人?!!”

“王妃莫急!剩下的三名弟兄还在探查,从食物运送增减,丢弃的衣物是否有血迹,人员出入变动情况等方面着手,排查各家异常。”护卫指着案卷继续道,“前五名死者多少皆有被冰冻过的痕迹,以此可以推断凶手家境非富即贵,或是经营冰块生意的人。前五具尸体中,第一具腐烂最为严重,可能当时正值冬季,凶手没有放进冰窖,而是直接放在了普通的房间里。之后怕尸腐气味扩散才动手埋进京郊的小道中。依次递减,第五具尸体相对腐烂不是很严重,但是切口仍有毁损,未能比对出凶器。现下第六具女尸相对新鲜,正在一一比对切口中,而且这具女尸身上的伤口显得很是果决,没有拖泥带水。”

“也就是说!”言漠语气冰冷,“凶手的作案手法趋于成熟,并且对尸腐的把握越发精准,到了第六具,对凶手而言,堪称作品!”

一时间,屋内一片寂静,直到岚伯端着晚膳进来,护卫才匆匆行礼退下,言漠一向风暴式的胃口确实吃不下什么...

深夜,万物寂静,只有小虫鸣叫的声音环绕在岩茗院中...一个黑衣身影从床铺暗道口落下,道门一关,虫鸣消声...

言漠穿着夜行衣,来到出口处,果不出所料,奇铭早早等在那!

“夜探人越少越好,王爷还是好好养伤吧!”

“这点小伤无碍,言儿知道梁府怎么走?”奇铭露出一笑。

心情不佳的言漠没有搭理,几个踏步,兀自没入夜色中,奇铭默默跟上...

言漠还没有完全熟悉京城地形,偶有偏差,奇铭就会一越上前,改变行进方向,每每这种时候,言漠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调转方向!

从围墙上落下,两人悄咪咪地在梁府中转了一圈,主院、客房、柴房都查看了一遍,并无异样...最后来到卧房,发现只有梁夫人睡下了。

“梁大人呢?”言漠自问道。

“去书房看看!”奇铭领路越上屋顶!

两人终于在书房所在的院落中发现了微弱的灯光...

言漠找了一个位置趴下,观察起来,发现梁大人并不是在办公,而是在书房内踱步。

“你说这个梁大人会不会是因为梁姑娘进了王府才担忧得睡不着觉?”

奇铭:“其他地方我们都看过了,唯独剩下书房还没有检查,一般来说,书房都是机要之地,得想办法进去查查!”

言漠:“要是心里有鬼,我看他今晚难以入眠!”

话音刚落,就见一团软质小球飞射出去!刚好砸中书房地面!破裂开来后腾升起一股淡色的烟雾!不过三次呼吸的时间,梁大人应声倒下!!

奇铭出手极快!扶住要倒没倒的梁大人,放在椅子上摊平...

“堂堂益安王竟也有这种旁门左道的暗器?!”言漠堪堪落下!

“肖韧房间里发现的!”奇铭笑道,“你查看那边,我负责这边!”

两人三下五除二地浏览了一遍,竟然毫无所获!什么书架茶几都没有隐藏的机关!!

“难道不在书房?”言漠疑惑道,仔细查看墙根,又来到外面查看整个书房的构造,发现内外几乎一致,也就是说没有隐秘的空间!

当她再次进入房间的时候,发现奇铭正在查看书架的底部...

言漠边走边道:“里外空间差不大,恐怕这里没有密室...有何发现?”

奇铭边摸着书架底部边道:“我发现这里的书架和那边的书架款式不一样...”

言漠眼疾手快,拿过一盏蜡烛给对方照明,这才发现书架底下的地面上有一个小门,螺旋锁就藏在书架底部!

奇铭摸索着解开螺旋锁,书架最底层可以打开,难怪这里没有放东西,如此一来,再打开相连的地面锁,便可以勉强斜身进入地下密室!言漠携带着蜡烛小心翼翼紧随其后...

到达地下室后,两人就着微弱的火光查看了一圈,发现这里有软床、华丽布料的碎片,有刑具,还有各色连言漠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器具!

“畜生!”言漠咒骂道!联想到梁燕燕身上的伤痕,可想而知,梁大人的秘密是多么见不得人!!

这一声骂语随着密室的空间折射回荡!奇铭赶紧抓住言漠的手腕,以示禁声!!

言漠捡起布料碎片收好:“等会还要去梁姑娘的房间查看一番,也许这件破损的衣服可以成为证据!”

奇铭:“说不定是梁夫人的呢?”

言漠:“这种纱纱的布料,我见小纹很喜欢,多半都是用在少女的服饰上,不过为了确证,等会也得查看一下梁夫人的衣柜...”

两人说着又仔细查看起角落,言漠竟在墙角的一个大箱子里发现了切割用具!她小心翼翼拿出来端详,这是一把切肉割骨的屠刀!

“梁姑娘也是十五六岁的年纪...难道...”言漠思索着...

奇铭:“你怀疑,这把屠刀可能与少女尸解案有关?!”

“还不确定...但是,少女的尸体有被冰冻过的痕迹,如果凶手是达官贵人,就有作案条件!要是凶手还有这样的特殊癖好,便有了一半的杀人动机!”言漠边想边道,“你了解这个梁大人吗?”

奇铭:“与他当面接触并不多,根据间接了解,梁又大概是个谨慎的人,听说前礼部员外郎李瞻,能力一般,都是靠着梁大人思路清晰,才让礼部下属工作进行得当...”

“所以他更懂得如何藏匿自己!此人嫌疑不小!我要去京兆府揭发他!!”言漠说着就往出口走!从地面小门钻出脑袋后,她忽然被这个连锁机关吸引住了,端着蜡烛灯,开始观察起来,发现锁扣上的螺旋纹路非常精细...

措不及防!奇铭也挤出一个脑袋来!出入口的大小一人通过多少有些盈余,两个人就很挤了!

“看手艺,应该是安师傅工坊的东西...”奇铭紧贴着言漠,毫不避讳道,接着他观察了一下地门上的锁,“嗯...这是仿制品,依着上面那个重新打磨的,看来梁大人在这个连环锁上下了不少功夫。”

言漠下意识想推开,又想起对方胸前有伤,而且这个小门根本没有多余空间,上面又有书架,她只能将奇铭的肩往下摁,摸索着爬出来,带出那把屠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