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太危险!柳依依托起下巴,遥望着远天,心中也在担忧另一个人:杨沫沫。

我们可以化装打游击,一边寻找一边科考。新若霏一拍李壮壮的肩膀大喊:对,还可以去察看珍珠宝塔中的水晶棺宝藏!

这个办法我看可行!李壮壮猛然一惊,耸着肩头跳起来:你说这话打我干啥?

大家一下子大笑了起来,都以异样的目光看着新若霏。新若霏脸若红霞,一扭头冲着李壮壮白了一眼跑开了。

我看这样吧,我带着李壮壮、庐仙儿先去寻找,钱亦凡、江娅晴、赵诗妍你们作为预备组,假如三天后还没有我们的消息,你们就去庐蓝峰巴拉迪军营侦察寻找。柳依依当机立断的吩咐:新若霏留下。

不,我也要去!新若霏呼噜一下站在了李壮壮的身边:他在哪我就在哪!

李壮壮推了一把新若霏:服从命令,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谁凑热闹了?队长,我已经好几次错过执行任务了!新若霏忽然跑向柳依依身边,拉着柳依依的手:这回我一定要去!

这回你还真的就不能去!柳依依很认真的牵着新若霏的手,走向了布娜,以目视意:看到没?老人家病着,很需要你来照顾;你和妈妈一起负责吧,不然,就是找回布亚西雅,又有何用?老人的安全很重要!

新若霏眨巴着眼睛,缄口,审视着李壮壮,流露出不满:哼!

李壮壮明白,很惬意的朝着新若霏扮个鬼脸,傻笑。李壮壮和庐仙儿心满意足的跟着柳依依离开金狼峰,直奔飞人族都城而来。此时的布亚西雅一番乔装打扮,背着金弓、箭囊,走进了巴拉迪的军营。巴拉迪的中军大帐就设在都城的布鲁莎的宫殿里。有卫兵死死的把守着宫门。布亚西雅躲在十多米的角落里,静静的等着巴拉迪的出现。然而,布亚西雅就是不见巴拉迪的踪影。

此时巴拉迪去了哪里?布亚西雅心神不宁的猜想着,她要下决心杀死巴拉迪。她决心抓一个卫兵问问。巴拉迪的卫兵个子高大,而布亚西雅不足一米二的个头,根本不是卫兵的对手。她想她必须用智慧捕获一个卫兵。机会终于被等来了。有一个卫兵要去小解,布亚西雅悄悄的跟着。当那个卫兵在解开腰带的时候,布亚西雅突然一跃而起,用金弓击向那个卫兵的脑袋。卫兵晕倒。布亚西雅用卫兵的腰带捆绑了,又把卫兵拖到暗处,取出身上带的皮囊,喝了一口水对着那卫兵的面部吐口而喷。卫兵醒来。

说,巴拉迪去了哪里?布亚西雅逼问:老实说,不然就刺死你!

布亚西雅举着金弓,拿着金箭说。卫兵是巴拉迪的贴身侍卫,急忙胆怯的回答:国王去了珍珠宝塔。

珍珠宝塔?布亚西雅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她知道巴拉迪去塔顶抢宝藏去了。对,去珍珠宝塔!布亚西雅暗暗发誓,巴拉迪,你就是去了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

于是布亚西雅手持金弓,杀死卫兵,迅速的扑向珍珠宝塔。

唔哧沃娜放了杨沫沫,悲愤撤兵,留下杨沫沫孤寂了好一阵子,他才挪动脚步,登上塔顶,依照柳依依留给她的密码打开了碑石大门,进入了大厅。凭着他的聪明才智,想再次打开水晶棺。这又谈何容易。咕嘟铁拉带领卫兵来了,他们没有密码,只能干瞪眼,带领卫兵退至塔底坚守。咕嘟铁拉一边派人向巴拉迪汇报,一边看守着珍珠宝塔,他认为这是万无一失了,其实,唔哧沃娜是心知肚明,但她也不说出,甚至戳穿。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要帮助杨沫沫。

杨沫沫查看了所有的水晶棺,把石碟金书用外衣包了,背出了宝塔。他知道咕嘟铁拉不会退出珍珠宝塔,所以他还是以原路从金字塔密道退出。然而,就在杨沫沫即将走出金字塔密道的时候,迎面却碰见了一个手执金弓的小个子女孩。杨沫沫大吃一惊,喝问:什么人?

这人正是布亚西雅。布亚西雅不认识杨沫沫。杨沫沫也从来没见过布亚西雅,但从布亚西雅的体型和着装,杨沫沫判断面前之人,既不是蓝色人,也不是雪鹅岛上的人,更不是海盗。杨沫沫认为布亚西雅一定是土著人,因为只有土著人才会使用黄金武器。

你问我?这是我家祖坟,你说我是谁?布亚西雅勃然大怒:你把面具摘下,我让你死的不至于难看。

哦?没想到你年龄不大,口气还不小。杨沫沫饶有兴致的问:难道你是树妖?

杨沫沫故意激怒布亚西雅。布亚西雅的脸色气的煞白,小鼻梁跳起高耸,小嘴巴不停的嗫嚅着,眼睛要喷出烈火,恨不得把杨沫沫融为铁水。杨沫沫看着布亚西雅被自己气的着实不轻,便也心生丝丝怜悯。

我知道你不是树妖。杨沫沫灿然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憨态淋漓尽致:树妖哪里有你这样既聪明又美丽?

你只说对了一半!布亚西雅怒视着杨沫沫,手执金弓早把金箭搭在弦上,仰面朝天般的指向杨沫沫:下一半就是你必须死,因为树妖还吃人,我也不例外!

哎哟,好恐怖!杨沫沫继续逗着布亚西雅:你先吃我哪一块呀?哎,还是先吃脚丫子,有臭鱼烂虾的美味,怎么样?

哼!先吃你的舌头!布亚西雅怒气冲天:叫你永远说不了话!

哎,好了,和你玩儿呐,别记仇,女孩子记恨别人会变丑的。杨沫沫嘻嘻哈哈的解释:我不是坏人!

哼!哼哼!变丑要你看哪?再丑也不会嫁给你!布亚西雅凶巴巴的揶揄说:但你也绝不是好人!

告诉我,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知道这里危险?杨沫沫很关心也很认真的说:巴拉迪可比树妖凶狠十分!他到处抓人。抓到你了怎么办?你一个女孩子岂不遭罪?

我已经杀死了他的卫兵!布亚西雅毫不避讳的大笑:我正要杀他。他要是送来,岂不最好?哎,你是巴拉迪的什么人?

你就这么不信任我?杨沫沫嘻嘻一笑:巴拉迪怕我,不要我,恨我,我不是他的人。哎,你是谁的人?

我是女王布鲁莎的人,她的女儿!布亚西雅心直口快,没有丁点儿隐藏和防备,继续说:我是来找他们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