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沫沫心头滚过一阵寒流,一阵颤栗。他无语。

沫沫,你说,爱一个人有错吗?即使你不爱我,也不能如此的戏弄和羞辱我!我是蓝国的公主啊,公主!可你是怎样对待一个死心塌地爱你的人的?唔哧沃娜泪如雨下:无数次我警告自己,要温柔待你,诚心为你。我愿意舍弃一切为了你!可是你呢,把我当成一个傻瓜玩弄于鼓掌之中。你对得起我吗?啊,杨沫沫,你说呀!说话呀!

公主,请原谅!我是…..

不等杨沫沫说下去,唔哧沃娜质问:你是什么?你不要拿什么使命什么柳依依堂而皇之的来忽悠我!告诉你,我唔哧沃娜不是聋子,你的言语曾经表露出你是爱我的;我也不是瞎子,你的表情,一言一笑出卖了你的眼睛,你曾经也对我含情脉脉;我更不是傻子,你的言行举止,深情厚爱曾经深深的震撼着我!沫沫,你敢说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吗?

公主,爱不能强求!杨沫沫无地自容,解释道:我心里只装着一个人!

所以,你就利用我唔哧沃娜的善良和软弱,为了你的任务和使命,不顾我的感受,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我,对吗?唔哧沃娜泣不成声,继续哭诉:我知道你只爱着柳依依。可是,你如果不爱我,就不要招惹我。我有尊严和人格,也有爱的自由,你懂吗?

唔哧沃娜忽然抱住杨沫沫,击打着杨沫沫的后背,伏在杨沫沫的肩头放声大哭。她的卫兵此刻的枪口还没有放下,齐刷刷的对着杨沫沫,只等着唔哧沃娜一声令下。

杨沫沫的灵魂被无形的鞭子鞭笞、抽打,一腔热血被无形的抽干。他木雕泥塑一般的矗立,仿佛半截冰冷的铁塔,此刻正被一颗少女的心温暖着。杨沫沫任由唔哧沃娜在肩头摇晃哭泣。唔哧沃娜的热泪流进了他的脖颈,温热的化作一丝微风缭绕在塔顶,久久盘旋,不忍吹散。

沫沫,对不起!唔哧沃娜一反常态,忽然下了命令:都把枪放下!撤!

卫兵们迟疑了一下,不得不放下枪,转身,在杨沫沫痴呆的目光里,唔哧沃娜的倩影渐渐的消失在珍珠宝塔。

却说柳依依他们在飞人族正沉浸在一片祥和与欢乐之中时,巴拉迪指挥大军悄悄的包围了他们。布鲁莎和西亚泊罗做梦也不会想到,一场灾难正如庐蓝峰的乌云,****般的来临了。在飞人族外围密林值班放哨的士兵,来不及向布鲁莎报告军情,就被巴拉迪训练的特训蜘蛛战队给消灭了。

正沉浸在欢庆之中的布鲁莎忽然听到上空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心忽的冰冷,犹如跌进了千年冰窟。

西亚泊罗,你听,我们的云燕怎么叫了?布鲁莎大惊失色:有敌情!

原来,云燕是布鲁莎训练的一种报信的鸟儿,只要遇到来不及通报的紧急军情,放哨的士兵就会割伤云燕,撒上飞人族的一种慢性毒药,放飞鸟儿;鸟儿疼痛难忍,就会发出尖叫和凄惨恐怖的悲鸣;云燕仿佛信鸽。

快,吹响号角!西亚泊罗立即命令:紧急集合!

飞人族的上空霎时,突然响起了呜呜呜的牛角号,瞬间仿佛天兵自半空而下。飞人族大军迅速集结。

布鲁莎大吼:将士们,有外来之敌侵入我飞人族领地。由我带领一路大军奔往巨狐峄,堵住南面之敌;由西亚泊罗首领率一路大军奔往西路,守住白狼谷进攻之敌;由本王女儿布亚西雅率一路大军抗击东口云燕峰之敌。

令毕,布鲁莎转向柳依依等人,安慰道:等着我,我还要教你跳篝火圆舞!

然后,布鲁莎挥动金色弓箭:出发!

布鲁莎中路大军正刚刚赶到巨狐峄,就和巴拉迪的中军相遇,他们相互一场恶战,巴拉迪卫兵被毒箭射击,中箭死伤无数。巴拉迪命令用炮击,把躲藏在丛林树梢的飞人族士兵炸的满天飞。飞人族士兵损失死亡过半。但他们依然坚守在巨狐峄。

西亚泊罗的西路军也被巴拉迪的左路军杀的伤亡过半。巴拉迪西路军采用火攻,放火烧山林,把躲藏在密林树丛里的飞人族士兵熏得睁不开眼,失去了战斗力,损失惨重。

飞人族公主布亚西雅的东路军把巴拉迪大军阻击在云燕峰,巴拉迪右路军干着急,就是过不了云燕峰谷口。

战斗进行到傍晚,布鲁莎的大军已经剩下残兵败将了,节节败退。西亚泊罗大军被巴拉迪左路军冲散,七零八落,溃不成军,也是节节败退。最后,布鲁莎和西亚泊罗汇合,清点大军,也只剩下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士兵。布鲁莎退至自己的都城,立即找到柳依依等人,派人护送柳依依他们去与公主布亚西雅汇合,叮嘱柳依依:公主就托付给你了!我这里有一个信物,就是我飞人族传下来的这张金弓,你一定要把它交给布亚西雅,劝说公主退进金狼峰大森林。那里山高林密,巴拉迪找不到,切记!拜托!拜托!

女王陛下,我们不能走!柳依依惊讶不已的道:我们要与你一起抵抗巴拉迪。

没用的柳依依。布鲁莎急迫的道:快!把我母亲布娜一起带走!这次巴拉迪是有备而来,他对飞人族是志在必得。我们只有几千人的士兵,可巴拉迪不下十万大军。雪鹅岛女王云蓝妮那么的英勇强大,都被巴拉迪攻下且杀害了。我们这点儿兵力怎能与巴拉迪正面抗衡?要想打败巴拉迪,只有另寻出路,从长计议。我看得出来,你和你们的队员都是好样的。布亚西雅就交给你们了,我的母亲也交给你们了。我和西亚泊罗只有拼死拖住巴拉迪,才能给布亚西雅更多的时间撤离。柳依依,你应该懂得的。快走!

你把金弓给了我,你怎么办?柳依依坚持说:我们不能丢下你!

放心,那是飞人族的国宝金弓。我手中的这张才是战斗用的。布鲁莎恳切地说:快走!给飞人族留下一些火种,不至于灭绝!

柳依依无奈,只好听从布鲁莎的建议。

巴拉迪三路大军并进,迅速的攻进了飞人族的都城。

布鲁莎带领士兵伏在屋顶,墙角,林稍,向巴拉迪大军射箭。每一支竹箭仿佛带着无限的仇恨射向敌人的咽喉,钉在敌人的心脏,咬住敌人的身躯;巴拉迪大军被射中者哀声不绝,惨叫不已,哭爹叫娘,狼狈不堪倒下。布鲁莎的亲兵全部战死,西亚泊罗和布鲁莎各人只剩下最后一支竹箭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