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哧沃娜面无表情,却提高声音说,显然没精打采的。巴拉迪害怕真的饿坏了公主,心就软了,谁叫她唔哧沃娜是他巴拉迪唯一的掌上明珠呢?

巴拉迪不禁长叹一声:罢了!人生是你自己选择的,好,本王就依了你!

随即,巴拉迪命令:来人,送公主回到大帐,把杨沫沫他们也放了,一同带去!

说完,巴拉迪背着手,阴沉着脸,一副无奈的表情,摇摇头走了。

却说柳依依仍然昏迷不醒,庐仙儿被困到当天夜晚,她终于用滑索从珍珠宝塔的后门滑落,逃出了巴拉迪的大军包围。一路飞奔前往寻找飞人族。庐仙儿走近了一片茂密的大森林,森林边上是一处大山坡。庐仙儿爬上山坡,却意外的看到一个阴阳面具人坐在那里。她不由得大吃一惊:杨沫沫?

庐仙儿正要招呼面具人,突然看到丛林里有无数的眼睛,闪着诡异而又陌生的亮光看着她和面具人。那些怪异的眼睛来自二三十米高的高大树木上,那里隐隐约约的垒着巨大的鸟窝一样的巢穴。鸟巢有顶盖,在旁边开着一扇小门样的洞口;每个洞口探出几个脑袋,正好奇的打量着山坡。庐仙儿有些心慌,因为她看到,鸟巢洞口有弓箭向着他们瞄着。庐仙儿握紧手枪的掌心被冷汗浸湿,却一时拔不出枪来。这时,面具人向庐仙儿打着手势,告诉她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忽然,从树上鸟巢传出来几声呼叫,仿佛鸟鸣。庐仙儿听不懂。怎么办?庐仙儿向着面具人打着手势,她向面具人索要一样东西。面具人明白了,立即从怀里掏出一根金色云笛扔给了庐仙儿。庐仙儿用云笛对着鸟巢吹奏。奇妙而神奇的音符在丛林里迅速的飘荡,悠扬的旋律迅速的在丛林里响起。庐仙儿兴致勃勃的一边吹响云笛,一边观察着鸟巢的动向。终于,庐仙儿发现,每只鸟巢的洞口处那些弓箭都收藏了起来。庐仙儿内心非常高兴。

这时,面具人悄悄的走向庐仙儿。庐仙儿停止了云笛的吹奏,定定的看着面具人问:杨队长,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这时,杨沫沫揭开面具,告诉庐仙儿:因为巴拉迪和唔哧沃娜、咕嘟铁拉还不知道面具人就是我杨沫沫,他们以为面具人就是仍依然。因此,我就将计就计,戴上面具,砸晕了看守,找到一具尸体装扮成我躺在地面上,面朝墙壁。而我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于当晚逃出了巴拉迪的军营。按照你给我提供的信息,我就找到了这里。恰好在这山坡遇见了你,也遇见了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难道他们就是飞人族?庐仙儿万分莫名惊诧的问。

不知道!杨沫沫漠然的回答:没见过。

我也没有见过。庐仙儿心有余悸的说:我们怎么办?

等!杨沫沫突然下决心说:只要我们不动,好奇心会驱使他们靠近并来到我们面前。

于是,杨沫沫和庐仙儿就在静静地等。当然,他们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鸟巢。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鸟窝里忽然一声呼啸,闪电般的从里面纷纷跳出人来,他们的个子不足一米二,就像鸟儿一样轻轻的落了一地;有的手里拿着弓箭,有的手里举着一端削尖了的棍棒,还有的怀里抱着三角形的石块。杨沫沫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他们是野人?

其中一个高大也不足一米五的人,举着一张彩色的弓箭,站在中间;他们几乎全裸着,只是象征性的在腰间系着一圈用好像是树叶或者像树皮一样的东西,胸部则围着一圈草叶编织的胸围;杨沫沫判断这是女人。而那些用兽皮或者树皮像门帘一样兜着腰围前后的,全部赤露着上身,黝黑光亮,这正是男人。庐仙儿看的心惊肉跳,她不相信这丛林里还真的有飞人族。

飞人族慢慢的向杨沫沫和庐仙儿围过来。他们依然不敢随便乱动,因为飞人族黑压压的一片,为首的正是那位高大举着弓箭的男人。那男人的身边还站着一位戴着头箍的女人,头箍闪光,好像使用贝壳磨制或者石头磨制而成的不同形状的小物件点缀在四周。

喂——,过来!那个女人对着杨沫沫和庐仙儿大喊:是朋友吗?

因为是女人呼叫,所以杨沫沫轻声叫庐仙儿答应。

是的——,我来自雪鹅岛,特意前来拜访贵族首领的!庐仙儿急中生智,不得不绕着弯子回答:请问你们贵部是飞人族吗?

是的。男人接过话头:我是首领西亚泊罗,你们是谁?

我叫杨沫沫,雪鹅岛云蓝妮的朋友。和庐仙儿一起特来拜访!

杨沫沫突然耍了一个小伎俩,那就是他抬出了云蓝妮做盾牌,因为当初云蓝妮无论是在雪鹅岛还是庐蓝峰,这个名字都是响当当的;他希望飞人族有人能够知道云蓝妮。

歪打正着!西亚泊罗身边的那个女人立即兴奋地大叫:我是这里的女王。云蓝妮的朋友也是我布鲁莎的朋友,因为我是云蓝妮的好朋友!

一不做二不休,杨沫沫拼了,忽然附和着高兴的大喊:尊敬的布鲁莎女王,我把云蓝妮的女儿给你带来了!

啊庐蓝峰的神哪你真的会预备!布鲁莎兴高采烈的对西亚泊罗道:贵客来了,快请!

西亚泊罗飞奔上前,带领飞人族前呼后拥的把杨沫沫和庐仙儿带走了。他们带着杨沫沫走向一个小山顶,又上了一道巨大的缓坡,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走向一处树木稀疏的地方,这里彩蝶飞舞,鲜花盛开,树木苍翠欲滴,花草生机勃勃,一片春天般的勃勃盎然。在树丛中,搭建有相连的悬空楼阁式的住房,不大,三五个平米不等;楼梯是原木,高低参差排列,看不到小房子里面的布置和摆设。杨沫沫看见几十人围坐在树下;树下用羽毛,软草、树叶、树皮编织成大缸一样的五六十公分高的一个窝,有女人盘腿坐在窝里,胸前的腿弯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上面覆盖着柔软的茅草、树叶、羽毛之类的东西。

那些女人都闭目养神,仿佛木雕泥塑一般的坐着,再大的吵闹她们也无动于衷。

庐仙儿和杨沫沫十分好奇。但庐仙儿生来就是胆大冒险,天不怕地不怕,猎奇心很强。她憋红了脸,吞吐片刻问布鲁莎:坐在窝里的女人她们干什么?

呵呵呵……布鲁莎开心的大笑:难道你不知道?因为你也是和她们一样,都是女人。

我不明白!庐仙儿狐疑半晌,疑惑重重的又问:她们到底在干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