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哧沃娜不得不再次挥挥手。卫兵再次后退,已经退回到宝塔第五层了。

杨沫沫,不要磨叽磨叽的!唔哧沃娜突然冷着面孔怒视:再不说,我可要离去了!

唔哧沃娜,我们停火言和吧!杨沫沫装出很兴奋的说:见到你,我就不想打仗了。

唔哧沃娜忽然指着杨沫沫勃然大怒:你想罢兵言和?可能吗?你伙同柳依依在雪鹅湖坑杀我蓝国多少大军你知道吗?三万!父王杀你一千次一万回都无法挽回!你现在讲言和,是因为被困逃不掉,还是又有什么新花招?杨沫沫,我劝你别再白日做梦了!

我是真心的!杨沫沫表示十分后悔,不得不万分感伤的假意道:我的心一直没变!

哼!杨沫沫,你觉得你的脸比这庐蓝峰还厚吗?你是万化千变!当初,本公主就差点儿给你下跪了。可你呢?那么的决绝!那么的冷酷!那么的无情!当时,死的心本公主都有了!你还想欺骗我到何时?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鬼话连篇吗?

以前都是我不好,我的不是公主!杨沫沫装出十分无可奈何的样子道:也是实在没办法,身不由己呀!

呵呵,本公主越发不明白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唔哧沃娜此时表现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说:在理了,也许本公主会原谅你!

我,我,我们成亲结婚吧!杨沫沫故意口吃,吞吞吐吐的道。

啊?唔哧沃娜睁大眼睛,定定的凝视着杨沫沫,却一句话也吐不出来了。她此刻的内心,一个庐蓝峰一般大的问号跳在脑海,涌上眉梢,塞满心头。她的内心滚过一阵疼痛,刹那间她就沉默了。

杨沫沫见唔哧沃娜并没有发火,而是心平气和的看着他;杨沫沫知道,她的第一步爱情攻心战有了眉目了,鱼饵已初步被咬了。

杨沫沫的态度忽然翻天覆地,令唔哧沃娜此刻心乱如麻。她不知道此刻的杨沫沫到底是怎么想的。

沫沫,你,你真的这么想?唔哧沃娜脸颊上立即飞过红晕,微微低头轻声柔和的问。

是的!杨沫沫顺水推舟,万分煽情的道:已经想了很久了!

真没想到,你,唔哧沃娜红着眼圈激动万分:你能告诉我这些!

沫沫!唔哧沃娜大步跨前,走到杨沫沫身边,拉住他的手,动情的说:我等你这句话等的好苦哇!

杨沫沫心头滚过一丝感动,他不知道这一次又该如何面对唔哧沃娜那火热的情怀。如果不是柳依依占据了他的全心,也许他的爱的天平也会倾斜。杨沫沫,你在做什么呀!此刻,杨沫沫的心底突然发出了一声久久不能平静的呐喊。

对不起公主!是我以前不好,请求你原谅我吧!杨沫沫似乎很诚恳的说:我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好!这回我就再信你一次!唔哧沃娜兴高采烈的说:走,见我父王去!

必须带上李壮壮!杨沫沫心花怒放的道:毕竟我们是真诚和谈来的。一定要庄重!

这个就是你讲的高个子机械师李壮壮吧?唔哧沃娜欣然同意:好吧,走!

唔哧沃娜高高兴兴的一蹦一跳,仿佛活泼可爱的一只梅花鹿拉着杨沫沫,领着李壮壮就要走下珍珠宝塔。杨沫沫忽然问:卫兵怎么办?还要攻上去吗?

哦,对了,唔哧沃娜立即威严的说:你们原地待命。等着我请示了父王,再令他们退出。

见了弥洛泰,也就是巴拉迪,巴拉迪听说女儿唔哧沃娜要嫁杨沫沫,忽的从王位爬起,盯着唔哧沃娜还有她身边的杨沫沫、李壮壮半天,抬手指着杨沫沫和李壮壮喝道:来人!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绑了!

卫兵蜂拥而上,立即捆绑了他们。唔哧沃娜立时面上无光。

父王,他们是来谈和的!唔哧沃娜一边震惊一边恼怒不敢发作一边又撒娇胡搅蛮缠道:你不讲理!

啊?娜娜,你说本王不讲理?弥洛泰哭笑不得,颤抖着指着唔哧沃娜:你这是要气死我!我倒要问问你,本王如何就不讲理了?

首先,常言,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第一条你不讲理!唔哧沃娜煞有介事的继续撒娇:这第二,女儿要结婚了,你却把女婿绑起来,不合规矩,这一条你也没道理!这第三嘛就是,父亲你很不慈爱,不尊重女儿的意见,干涉女儿一生的幸福和自由!这一条理不应该!这第四呢,哦,就是你作为国王不能公平对待,他们已经不战言和,你却继续好战,这一条你理屈词穷!还有……

够了!弥洛泰暴跳如雷:你还要续列本王的十大罪状吗?是不是?反了天了!来人!把公主一块绑了,押入军中大牢严加看管,等待发落!

唔哧沃娜和杨沫沫、李壮壮立即被巴拉迪的卫兵带走了。然而就在这时,病愈前来向巴拉迪问安的王子咕嘟铁拉却十分愕然,急忙问:父王,为何绑了姐姐,如此大怒?

这个不孝的东西!气死我了!巴拉迪来回在王位上走动,余怒未消的说:你姐姐又要和杨沫沫成亲,没有教训!不思悔改!那个杨沫沫今天本王不杀他,是他万幸。

这又是为什么?咕嘟铁拉疑惑不解:公主是不是疯了!

她就是疯了!巴拉迪喘息着,似乎平静了许多,又道:也不知杨沫沫这小子给你姐姐灌了什么迷魂汤,一意孤行,不听本王的,而是听他杨沫沫的!

杨沫沫身边的那位不是李壮壮吗?他又来干什么?咕嘟铁拉不明白的又问:我们现在什么位置啊父王?

他们是代表柳依依来谈判的。巴拉迪静下心来望着王子咕嘟铁拉道:我们已经来到庐蓝峰大平原上的金字塔墓地。柳依依被我大军包围在珍珠宝塔里。他们逃不掉了,派杨沫沫和李壮壮前来和谈,答应杨沫沫娶你姐姐唔哧沃娜。

不行!咕嘟铁拉立即反对说:这是阴谋,一定是柳依依的特大阴谋诡计。姐姐不能答应。

她就像一头倔驴,拉不回!巴拉迪十分恼怒道:本王现在给你一项任务,你带领两个武功极高的卫士,乔装打扮悄悄的进入珍珠宝塔去打探一下,看看柳依依到底在耍什么花招。然后,立即报告给我。

是父王,孩儿明白。咕嘟铁拉答应一声,立即领命而去。

被囚禁在军营里的杨沫沫和李壮壮迎来了第一个监狱夜晚。唔哧沃娜就囚禁在杨沫沫的隔壁。公主十分恼怒,以绝食来对抗巴拉迪。唔哧沃娜三天茶水饭食不进,装出没精打采的样子吵着哭着闹着要见巴拉迪。大管家立即把实情告诉了巴拉迪,巴拉迪慌了,命令一定要让公主进食。公主谁也不听,就要面见国王。巴拉迪被逼无奈,走进监狱来见唔哧沃娜。唔哧沃娜却又装作看不见,对巴拉迪置之不理。巴拉迪窝着满心的怒火不好发作,还不得不静下心来心平气和一边哄着一边规劝:

娜娜,别闹了!赶快吃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发慌。你不饿吗?看看,这是你最爱喝的鲜菇鸡汤,这是你最爱吃的五香卤肉,还有馨香甜怡的花糕。

你不放了杨沫沫他们,不答应和杨沫沫的婚事,就饿死我好了!不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