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柳依依惊讶的看到,唔哧沃娜和咕嘟铁拉带着军队早已冲进了地宫,把地宫给团团围住了。柳依依暗想,这唔哧沃娜和咕嘟铁拉是怎么进来的呢?他们怎么知道弥洛泰被囚禁在地宫里?忽然,柳依依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推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逃出去的仍依然为了浑水摸鱼,故意泄露了地宫秘密,让唔哧沃娜和咕嘟铁拉协助救出柳依依她们。事实上,仍依然从后窗跳出,迅疾的逃出地宫,因为云蓝妮和庐仙儿正带着死士抓捕柳依依她们,仍依然乘势逃出地宫找到李壮壮,她们一商议,决心告诉唔哧沃娜和咕嘟铁拉,让他们去对付云蓝妮和庐仙儿,然后伺机救出柳依依和钱一凡她们。于是,仍依然写了一封书信,射进了唔哧沃娜和咕嘟铁拉的军营。正在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找不到弥洛泰的王子和公主仿佛看到了救命的稻草,喜出望外,立即带领大军打开地宫冲了进来,并且成功的放出了弥洛泰。

云蓝妮此刻才知,自己上当了,一切都在仍依然和柳依依的算计之中。她吩咐庐仙儿带领几个死士冲出去,她要与弥洛泰拼个鱼死网破。庐仙儿不愿意,表示要和云蓝妮共患难同生死,她不愿意丢下云蓝妮。于是,云蓝妮就吩咐庐仙儿和死士说,杀出血路,冲出地宫!

弥洛泰指挥大军围攻云蓝妮。云蓝妮带领死士们拼力厮杀。柳依依和钱亦凡、江娅晴趁势逃出,在仍依然和李壮壮他们的接应下顺利的逃出了地宫。弥洛泰指挥大军杀死了部分死士,最后抓获了云蓝妮和庐仙儿,又把抓住的所有死士都杀了。

云蓝妮大骂弥洛泰是恶魔,反复无常。弥洛泰对雪鹅岛进行了大血洗,大部分岛民被屠杀。穷凶极恶的弥洛泰对云蓝妮进行了残酷的报复,无情的屠戮。云蓝妮欲哭无泪。庐仙儿垂死挣扎,也无可奈何,无济于事。

此时,柳依依他们成功的逃出雪鹅岛,带领队员们继续向着庐蓝峰开进。柳依依感觉很安全了,突然命令队员们停下来。柳依依说:我们不能丢下庐仙儿不管,必须要救出庐仙儿。没有庐仙儿带路,我们要想闯进大峡谷是很困难和很危险的。

经过讨论和商量,最后,柳依依说服了大家,同意去救庐仙儿。柳依依命令钱亦凡和新若霏照看杜艳君,她带领队员们回头去救庐仙儿。仍依然坚持也要跟着柳依依回头救出庐仙儿。此时的弥洛泰忽然恼羞成怒,痛骂云蓝妮坏了他的大计,放走了柳依依一行。弥洛泰把云蓝妮绑在雪鹅岛上的石柱上准备处死。庐仙儿就被绑在云蓝妮的边上。临刑之前,弥洛泰问云蓝妮道:你还有什么遗言说吧。

云蓝妮自知这次弥洛泰不会放过她。她悔恨自己对弥洛泰太过心软,没有及时杀掉弥洛泰,以至于落到今日之下场。云蓝妮对弥洛泰冷冷地说:弥洛泰,我有话要问你,一直以来我的心底压着一个秘密。我知道,杜艳君是你从南江省金宁市抓来的,当年你是怎么偷梁换柱做到这一点的。

弥洛泰斜眼瞧着云蓝妮说:这跟你有关吗?你都是将死之人了,知道这些还有何意义?

我知道你就是巴拉迪,早就怀疑你了。只是你狠毒的让我失去了记忆。我怎么努力也不行,就是想不起过去的事情,哪怕一丝微风一样的过往缝隙。云蓝妮感叹着对弥洛泰说:当年你欺骗了我,哄骗我替代齐齐宇嗒姆,做了你的王后,可是我知道,假公主唔哧沃娜并不是你亲生的女儿。你告诉我,唔哧沃娜的生母到底是谁?

这也和你没有关系。弥洛泰恶狠狠地说:你想知道,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

那么,你是否可以告诉我,真正的弥洛泰和齐齐宇嗒姆现在何处?云蓝妮哀叹着问:毕竟他们夫妻太可怜了。你假冒弥洛泰统治蓝国这么多年,难道你就一点儿的愧疚都没有吗?

愧疚?巴拉迪洋洋得意的说:如果本王愧疚,你怎么会当上蓝国的王后?你云蓝妮倘若不背叛我,继续做你的王后,何至于你会有今日之下场?你的野心太大了!你做了雪鹅岛女王还不满足,你还要杀了我取而代之。可是,你没有这个命!我这一辈子从海盗起家,能够有今天,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弥洛泰和齐齐宇嗒姆他们夫妻很好,你无需挂念。他们是蓝国的秘密,也是我弥洛泰,哦,该叫我巴拉迪的秘密。既然是秘密,是不能让人知道的,即使是死人也不可以!

巴拉迪,你不觉得你比我还可怜吗?云蓝妮嘲笑说:杜艳君那么年轻漂亮你不要,却把她关进陵宫地宫,时至今日,那林湾还不知道此中的秘密吧?巴拉迪,你坏事做尽做绝,你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吗?你说,当年你为了杜艳君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老婆卢巧丽?

你胡说!巴拉迪忽然暴怒道:卢巧丽不是我杀的!

那她是谁杀的?云蓝妮讽刺道:你要骗人骗到几时?

卢巧丽真的不是我所杀!巴拉迪很严肃的大叫道:我也一直在查,可是查不到凶手是谁!

那我再问你,杜艳君有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云蓝妮继续质问巴拉迪道:这个孩子到底有没有死?如果活着,那么现在在哪儿?

你的问题太多了!巴拉迪凶狠的说:我只能告诉你,她叫唔哧沃娜,早就喂鱼了!

呵呵呵呵……云蓝妮突然狂笑道:死了?蓝国的公主是谁?现在的唔哧沃娜又是谁?

来人!送女王上路!巴拉迪怒喝一声下令道:尸体沉到雪鹅湖喂鱼!

巴拉迪,我要喝酒——云蓝妮疯狂的大喊。

不要杀了王后!庐仙儿惊恐万分的说:妈妈——!妈妈——!

拿酒来!巴拉迪命令道:管她喝个够!

云蓝妮喝了一大碗,喘息着说: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杀了庐仙儿!把酒坛子给我——!

巴拉迪命人把酒坛递给云蓝妮。云蓝妮一口气喝完了一坛子酒。

巴拉迪大声的下令道:执行!

庐仙儿,我的女儿——!你要好好的活着!云蓝妮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子弹穿过云蓝妮的胸膛,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她美丽的容颜,幻化在庐仙儿那惊恐的眼睛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