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在钱亦凡的带领下,他们砍伐竹木,捆扎木排,大家抬着柳依依上了木筏,迅速的渡过了小河。他们在河边的一处沙滩高地上迅速的支搭帐篷,为了以防万一,分成了两组:钱亦凡、柳依依、杜艳君、新若霏一组,同住一个帐篷;江娅晴、赵诗妍、庐仙儿、李壮壮一组,同住一个帐篷。钱亦凡命令道:上半夜值班站岗由李壮壮、江娅晴轮值,下半夜由我和赵诗妍、庐仙儿轮值。新若霏和阿姨轮流看护队长,发现异常立即报告。

是!队员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太阳已经挂在了远处的山峰,犹如一个火球在滚动碾压着重叠的山峦。大家都在紧张的等待着面具人的出现。但是,每回都是失望的望眼欲穿。太阳的最后一丝亮光被夜吞噬。钱亦凡他们在帐篷里生起了篝火。柳依依依然仿佛沉沉的睡着了一般,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新若霏好像如坐针毡,心神不宁。杜艳君唉声叹气,泪眼连连的握住女儿的手不住的暗自流泪。钱亦凡也跟着心情难过。庐仙儿不住地解劝杜艳君说:阿姨,依依姐一定吉人自有天相,能够逢凶化吉的!

在外轮值的李壮壮和江娅晴也是心情惴惴不安,忐忑不宁。

这五六个小时都过去了,还不见队长醒来。江娅晴对李壮壮说:你说面具人会回来么?我们是不是都被骗了?

我想不出理由,面具人为什么要骗我们!李壮壮说:但愿他是真心实意在帮助我们。

可是,他的踪迹全无啊!江娅晴语气凝重的说:面具人到底是什么人?从我们离开雪鹅岛来到庐蓝峰,这一路就不曾安宁过。仿佛有一双眼睛在时时的盯着我们。如果说是蓝色人在寻找和追杀我们,可偏偏出事儿的大都是蓝色人,真是匪夷所思。那衣领插着白色羽毛的神秘人我总感觉他们似乎与我们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我又说不出是什么。

你想说那双眼睛就是面具人仍依然吧!李壮壮说:其实,不只是仍依然在跟踪我们,还有很多双眼睛在暗暗的注视着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但是,我想他们的目的是不一样的。蓝色人要追杀我们却又不杀我们,这是为什么?衣领插着白色羽毛的神秘人不是追杀我们的人。你想想啊,我们支搭帐篷在休息,他们也支搭帐篷在远远的监视我们。如果他们想杀我们,他们自己就不会遭遇白色幽灵吸血鬼的袭击了。至于仍依然,我认为他比其他人更加神秘莫测和令人畏惧。如果他暗暗要是想杀我们,那么我们早就被他杀光了。

那么,问题是……?江娅晴急不可耐而又百思不得其解的忧虑的还想问什么,李壮壮立即打断并接过话头说:你想说问题是他为什么不杀我们。其实答案有两种:一是他是我们的敌人。他想得到的东西就是我们正在寻找的;二是他是我们的朋友,他在暗中悄悄的保护着我们。

这不可能!江娅晴立即反驳道:如果他是朋友,为什么还要隐藏身份,戴着面具?

对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钱亦凡突然走近李壮壮他们接口说:还有四个小时,队长命悬一线,如果仍依然还不出现,那我们真的就上当了。

副队长,你怎么不休息啊?怎么也出来了?李壮壮急忙对钱亦凡说:你还是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江娅晴,放心,没事的!

其实,我早就出来了,就在你们旁边,你们的谈话我都听见了。钱亦凡说:李壮壮同志分析的不无道理,他的担心也是不无道理。你江娅晴的担忧也是有理由的。总之,这一切都充满了神秘与挑战。我们是战士,也是科学工作者,虽然我们不相信迷信鬼神,但是大自然的某些神秘我们又暂时解释不清楚。所以,我们在怀疑一切的同时,也要确信某些因素的可能和正确。

亦凡姐,眼看时间就要临近了,如果说仍依然说的是真的,那么他怎么还不来?他说的十二个小时就是真的吗?庐仙儿很不安的徘徊着,恨不得仍依然立即出现。

但是,庐仙儿,我理解此刻你的心情,我们大家的心情此时也和你是一样的。钱亦凡安慰庐仙儿说:我们不得不相信仍依然,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至少他的这个动机就目前看来还是善意的。如果只剩下最后的十分钟,仍依然还不出现,我们就给队长服下解毒丸。毕竟柳依依队长是生命,活生生的一个人,她不过就是昏迷不醒罢了。我们不能随意下结论和随意拿一个人的生命开玩笑,或者当做试验品、实验品啊!

好吧!我等!我尊重大家的意见!庐仙儿忧伤的说:看着依依姐一直昏睡不醒,我真想大哭一场!

庐仙儿,你也是我们的好姐妹,你不能哭!钱亦凡安慰说:至少我们还要顾及杜阿姨的感受。队长是她的亲生女儿,很不容易的找到相见了,可队长却又…..唉!阿姨比你我更难受啊!你说呢?庐仙儿,我们再等等,等等!

夜很深了。钱亦凡望眼欲穿的守候在营帐门外。大家的神情都很严肃而紧张。仍依然还是杳无音信。

这个可恶的仍依然,你到底在哪里呀?到底是不是在欺骗我们?庐仙儿跺着脚恨恨的问。

此时的仍依然正在寻找树妖的路上。

原来,仍依然悄悄的离开了雪鹅岛,他不知道该去何方寻找柳依依他们。然而,就在这时,从云蓝妮的王宫里走出来一队人,个个都是便衣打扮,且每个人的衣领上都插着一根白色的羽毛。仍依然立即躲进了墙角的角落里,意外的他偷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蓝妲佚总领,我们的任务就是跟踪他们吗?一个人十分谦卑的问。

不仅仅是如此,我们要得到女王想要的东西。蓝妲佚冷峻的说:并且夺回金色云笛,杀掉面具人。

还有那个什么公主怎么办?其部下又一人问:庐仙儿公主知道吗?她会同意吗?

这是女王的绝妙棋局,不是你我可以参透并完全明白的。蓝妲佚厉声责骂道:有些事不知道或者知道的越少越好,否则小心你的狗命!女王的命令只有绝对服从罢了,你们哪里来那么多的废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