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不用畏惧。柳依依很镇定的安慰道:这种野兽是叫驴头狼。

啊?以前好像在一本古书《山海经》里见过,不成想真的有这样神奇的怪兽啊。李壮壮十分欣赏的睁大眼睛看着驴头狼,眼睛似乎眨也不眨。

来,让开点儿。江娅晴立即推开李壮壮说:这是拍摄的最佳角度最佳时机!

江娅晴连按快键,拍下了几张珍贵的照片。

千万不要招惹驴头狼,它狠凶猛也很残暴,比狼力大无穷,一只驴头狼可以吃掉三个人。钱亦凡立即提醒大家说:队长,我们还是绕过去赶快离开吧。

不行啊依依姐,庐仙儿反对说:我们还不知道那些尸体是什么人呢!

哎庐仙儿,你不是有一支金色云笛吗?你可以吹响云笛把它赶走哇!

不行!驴头狼饥饿的时候要是命令它离开,它会发疯的,变得更凶猛。庐仙儿似乎底气不足的嘟哝着说:再说了云笛也不在我的身边。

啊?云笛哪儿去了?柳依依万分诧异道:云蓝妮不是把金色云笛交给你了吗?

丢了!庐仙儿垂下眼睫,阴沉着脸色说。

那可是你爷爷、奶奶传下来的宝贝哇!新若霏立即批评道:你也太不小心了!

好了,大家就别再责怪庐仙儿了,她也很难过。柳依依安慰庐仙儿道:好在云蓝妮会制作云笛,恳请你母亲再做一支不就得了!

说话间,李壮壮突然对着柳依依大声喊道:队长,看啊,驴头狼不见了!

果然,大家看到,驴头狼真的不见了。

也许它们吃饱了,就离开了。柳依依叹了一口气说:还真的是满有惊无险的。走,瞧瞧去!

柳依依急忙前去查看,发现尸体有的已经被驴头狼啃食只剩下血淋淋的白骨了,有的还完好,但每一具尸体都是被一支竹箭射中而死,箭箭命中要害。有的射中咽喉,有的自后背穿过心脏,有的从前心直插心窝。

大家立即围拢上去,都想看个明白。

队长,又是蓝色人!钱亦凡惊叫道:他们是何时又是怎么进入峡谷的?

是啊队长,到底是谁杀死了他们?李壮壮很诧异的说:跟踪我们的难道就是蓝国人?

哦对了队长,刚才看到峡谷口的参天大树被挪走了,我想就是蓝色人。新若霏若有所思的说:是他们比我们先进入峡谷。

不对!庐仙儿极力反对说:也不动动脑子,那山顶山坡上的被巨蝶袭击的蓝色人又是哪里来的?

有可能是两拨人。赵诗妍忽然想了想说:也许蓝色人为了拦截我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先头进入大峡谷,一部分不知道我们在山顶,是漫无目的追随。

不可能!江娅晴立即批驳道:他们才不会犯傻在漫无目的的追随呢。一定是他们发现了什么,才不依不饶的追随而来的。

杜艳君突然捂着额头说:听你们讨论来争论去的,我的脑袋都要炸了。依我看,我们早就暴露了。大家想想啊,怎么都是这么巧啊?

这应该不是巧,而是有人故意设置陷阱让我们往里跳。柳依依详细的分析说:大家想想,为了不让我们进入大峡谷就堵住了谷口;明知山头会遭遇巨蝶袭击,却强迫我们不得不走山头。其实,他们自以为这样就可以致我们于死地,没想到我们逢凶化吉,吉人自有天相,化险为夷了。可是,我隐隐约约感觉,这不是蓝色人给我们设的套。

那队长你说又会是谁呢?钱亦凡很不明白的问:即使是蓝色人,那么蓝色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柳依依转向庐仙儿说:先不管这些了。我们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庐仙儿,山洞离这儿还有多远?

我记得要穿过好几片大森林,还要渡过一条河,爬上一个山坡,洞穴就在山坡上。庐仙儿很认真的对柳依依说:那儿的山坡比较陡峭,开满了鲜花。洞穴就隐藏在山坡上的一处花丛后面。

好吧,大家赶快走,天黑之前争取找到山洞。柳依依立即督促大家道。

在庐仙儿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一片森林,天色就暗淡下来了。

依依姐,看来我们要在丛林里过夜了。庐仙儿立即提醒柳依依说:不能再往前走了。我们要趁着天没有黑,找到一个安全的住处,否则,天黑了,什么也不好做了。这大峡谷里野兽很多,奇怪的事儿也许还会发生。依依姐,我们得早点儿准备啊!

好吧,庐仙儿的提议很正确。我们找个地方住下来,吃点儿东西,补充一下水分,让体能更好的恢复。柳依依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命令李壮壮说:你带着新若霏前面探路,找好落脚处,我们待会儿就跟上。

李壮壮领命和新若霏一起欢快的犹如两只轻盈的蝴蝶飞走了。柳依依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不禁摇摇头,暗自苦笑了一下。但她脑海里立即就蹦出了杨沫沫那鲜活的画面来。柳依依闪电般的脑海里放映着有关杨沫沫的镜头。从大学校园到工作单位,再到枫叶峡红果谷基地,认识他很不容易。他们两情相悦,可以说是红果谷基地的金童玉女。在特训组里,她的成绩是最优秀的。可是,他杨沫沫先于她在w海域执行任务,却任务失败失联。为了追踪寻迹,自己力排众议,坚持潜入海洋探险,才意外的发现杨沫沫居然还活着。经历了这么多的变故,柳依依相信杨沫沫没有背叛她,一心一意还在爱着她。可是,沫沫,我们登上了雪鹅岛,你去了哪里?如今,云蓝妮已经不再是王后,而是女王了。庐仙儿也成了雪鹅岛的公主。沫沫,这些,你都知道吗?为了继续完成科考任务,我不得不找到真正的国王和王后,查清飞碟基地究竟在哪儿,我们的红果谷一号又在哪儿?你的那艘长河一号是否还能修好返航?这些都一直困扰着我。沫沫,直到如今,我还没有找到我们的导师华生就是杜若岚教官他是怎么牺牲的。庐仙儿说,她看见,说是唔哧沃娜杀害了他。我却直到现在也无能为力为他报仇。我很对不起我的教官花生。嗯,就叫他花生真好!他一直呵护着我关爱着我,他对我的那份特殊感情我是知道的。因为基地的人都知道你杨沫沫已经在w海域遇难了,所以给你开了隆重的追悼会。这后来,才有花生和我发生的一段感情故事。沫沫啊,还有一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不得安宁。我记起,在那次实战训练执行任务时,最后那个跳下大海的毒贩子女孩很像一个人。沫沫,你猜像谁?像唔哧沃娜!也许我是一种幻觉吧,我相信这也是不可能,风马牛不相及,怎么可能呢?你说我可笑不可笑?还有,我们在象岛遇见的那个神秘的吹着笛子的那个女孩,她是谁?至今我也不知道。那些海盗为什么要戴着人皮面具,他们身上的红色毛发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有查清楚。所有这些,都待确定,都在秘密的调查之中。沫沫,我感觉很累。只要一停下来,我恨不得睡他个三天三夜。

柳依依正想着心事,李壮壮和新若霏回来了。他们报告说:前面二十米处有个地方是个缓坡,三面都有突兀的岩石遮挡,是个山窝窝,支搭帐篷的好地方。

柳依依猛然清醒,立即下令道:就在那儿驻扎。

于是,在柳依依的带领下,他们在山窝里支搭了三个帐篷。柳依依立即分配道:那个最小的,李壮壮住着,最大的由钱亦凡、江娅晴、新若霏、赵诗妍住着,还有一个由我和庐仙儿、杜艳君住着。不过,上半夜值班放哨由钱亦凡和庐仙儿站岗,下半夜由李壮壮和我站岗。没有安排值班的江娅晴、新若霏和赵诗妍,你们要照顾好杜艳君。这里是荒郊野外,随时也许都会发生什么奇事怪事,希望大家一定要格外小心。

柳依依安排妥当以后,大家坐在一起吃着干粮,生着篝火,喝着水。也许是太累了,柳依依一行一躺下就沉沉的入睡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