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蓝妮坚决不同意,对着巴拉迪痛骂道:你痴心妄想!你们父女的奸计不会得逞的!

嗤姝噶妹对着云蓝妮笑笑,她附在巴拉迪的耳边悄悄的低估了一阵,巴拉迪眉开眼笑的连连称赞,并吩咐女儿嗤姝噶妹立即去办。

原来,嗤姝噶妹早已打听到蓝国有一种药物配方可以让人失去记忆,于是,嗤姝噶妹寻来毒药,给云蓝妮灌下。自此,云蓝妮失忆,任凭弥洛泰和嗤姝噶妹摆布。因此,这种伎俩也瞒天过海的瞒住了王子咕嘟铁拉和大管家。

为了掌控蓝国的秘密,巴拉迪采用了最先进的高科技易容术,打扮成了弥洛泰,就这样的摇身一变,他巴拉迪变成了蓝色人的国王弥洛泰。而云蓝妮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当起了蓝国的王后,从此也摇身一变,变成了王后齐齐宇嗒姆。嗤姝噶妹更是得意于自己的杰作,也把自己摇身一变,变成了蓝国公主唔哧沃娜。

嗤姝噶妹还建议巴拉迪绝对不能杀死真正的弥洛泰和王后齐齐宇嗒姆,要秘密的监禁,以防不测之需。于是,巴拉迪秘密的囚禁了蓝国国王弥洛泰和王后齐齐宇嗒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狡猾的巴拉迪还秘密的给王子咕嘟铁拉和大管家服用了失魂散。这种药可以让人失去理智,变得痴傻,惟命是从。咕嘟铁拉服用了失魂散,认定巴拉迪就是自己的父王弥洛泰。同样的,大管家吃了失魂散,也认定巴拉迪就是国王弥洛泰,云蓝妮就是王后齐齐宇嗒姆,嗤姝噶妹就是公主唔哧沃娜。

时间可以淡忘一切,但同时也可以锈蚀一切。就此,巴拉迪隐藏了身份,当上了蓝国国王。人们认定他巴拉迪就是弥洛泰。云蓝妮也成了名副其实的弥洛泰王后齐齐宇嗒姆。

嗤姝噶妹却拥有双重身份,在蓝国,她是公主唔哧沃娜,在海盗军中,她是嗤姝噶妹。其实,她还有一种身份,这是后话,暂且搁置不提。正因为如此,唔哧沃娜、嗤姝噶妹,她轮换的身份就成为了谜中之谜。

却说柳依依一行迅速撤离,隐蔽于森林的深处。

队长,我们应该感谢九头鸟,是它救了我们大家。李壮壮心有余悸的说:现在怎么办?

哼!你以为九头鸟会大发善心大发慈悲救了我们?庐仙儿嗤之以鼻的对李壮壮说:你错了!

啊?江娅晴惊惶不定的问道:没错啊庐仙儿,若不是九头鸟,我们岂不都成了树狼的美食?

告诉你,那不叫九头鸟,公的叫九头凤,母的叫九头凰。刚才的那一只斑斓美丽,它是九头凰。九头凰比九头凤更凶猛残暴。你猜它们都喜欢吃些什么?

钱亦凡见庐仙儿突然打住了话题,立即追问道:庐仙儿,你是不是说书的在摆谱儿呀,你真的要急死我们!快别卖关子了,快说呀!

它们专门琢食动物的眼睛!庐仙儿眼睛也不眨一下一本正经的说。

啊?真是这么凶残哪!赵诗妍睁大眼睛思想了片刻继续说:看它们那么大的块头,专靠琢食眼睛岂不会饿死,哪里来那么多的眼珠子供它们琢食?

就是啊队长,你听听,莫非庐仙儿在说故事都逗我们大家乐呵呢!新若霏不冷不热的问庐仙儿说:你说是吧庐仙儿?

我想庐仙儿不会戏弄我们恐吓我们吧?杜艳君打抱不平的说:庐仙儿,别听他们的,你只要是真心诚意的对待大家就行了。

还有更恐怖的呢!庐仙儿突然银铃般的一笑说:你们说我在讲故事是吧?索性再讲讲这九头凤九头凰。不错,专门琢食眼睛是吃不饱,填不满肚皮。可是,你们别忘了,眼睛是长在什么地方的?脑袋上!脑袋里装着什么?告诉你们,九头凤九头凰琢食了眼睛以后,就会把长长的嘴巴琢下去,吸食脑袋里的脑汁。

啊?杜艳君惶恐不安的问庐仙儿说:我的妈呀,它们会不会,会不会来攻击我们呀?

当然会!庐仙儿继续道:太爷爷讲过,当年修陵宫,有不少苦役不是累死的,而是被九头凤九头凰杀死的。不过,只要我们不去惹怒它们,它们轻易不会攻击我们的。

哎哟,我都被你说的吓得魂儿都快丢了!杜艳君啪啪心窝,依然恐惧的说。

没什么可怕的。柳依依很淡定的说:万物各有其领地,各有其生存法则,只要我们心存友善,善待它们,保护它们,互不侵犯,就会相安无事的。我们最可怕的就是人类自身,在利益面前,自私者、贪婪者、利欲熏心者才会自食其果。好了,大家也休息差不多了,我看啊我们还是继续向着大峡谷走吧,争取早点儿穿过去。

于是,在庐仙儿的带领下,柳依依紧紧跟着迅速向着大峡谷挺进。

然而,后面有一双贼亮的眼睛一直盯着柳依依一行的行踪。其实,她就是嗤姝噶妹,也就是现在的蓝国公主唔哧沃娜。但唔哧沃娜万万没有想到,在她的身后,还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

柳依依一行终于穿过了密林,走上了一个大山坡。放眼望去,大峡谷的谷口已经呈现在了他们的眼底。原来,柳依依一行已经来到了一处悬崖峭壁。

哎队长,你看,刚才堵住峡谷口的那棵参天大树不见了!江娅晴眼尖,一眼就瞟见了,并立即发现了异常,当即就告诉了柳依依。

柳依依顺着江娅晴的手指方向望去,果然发现那棵参天大树真的不翼而飞了。

队长,这就奇怪了,我们一离开,山谷口就畅通了。难道有人在与我们作对?钱亦凡不假思索的问:你说我们爬到现在,岂不是枉费功夫,又渴又累又气?这是谁呀跟我们过不去?

难道是树妖?赵诗妍闪动着眼睫看着柳依依问:原来这庐蓝峰大峡谷这么神奇与凶险?

庐仙儿,你知道这些稀奇古怪的事儿吗?李壮壮急忙问庐仙儿:你的太爷爷还知道什么,快点儿告诉大家,我们也好防备。

太爷爷嘴里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不过是流传着的茶余饭后的谈资,有谁见过?庐仙儿撇着嘴巴嘟哝着说:谁知道真假?

不管了,是真是假,只要穿过大峡谷,完成我们的任务就可以了。柳依依冷静的说:我们不用为这为那瞎操心。看哪,前面不远处就是一片大草地,那边上还有一大片灌木丛。就沿着这山坡,我们找找看,哪里可以攀下去,进入大峡谷。

好吧,我赞同队长的意见。钱亦凡高兴的说:看来,庐蓝峰里的神奇和秘密真多啊!

柳依依一行走向那片大草地。草地上却是百花盛开,争奇斗艳。一股馨香阵阵弥漫而来,大家忽然感觉到清爽,且沁人心脾。大家不由得神清气爽。柳依依很舒畅,看看头顶,阳光暖暖的,蓝天水盈盈的,白云稀疏的东一朵西一朵的慢慢儿散步。大家此时都心情舒畅,高兴万分的几乎忘记了一切烦恼。这时,伴随着花香阵阵吹来,柳依依突然看到,无数的彩蝶,大大小小的翩翩起舞,围着盛开的鲜花尽情的舞蹈。这一番美景仿佛彩蝶纷飞的童话世界。

队长,这里真美呀!赵诗妍追逐着彩蝶,一边笑盈盈的一边高兴的喊着对柳依依说:我抓一只给你!

别闹了,小心这里的彩蝶有毒!庐仙儿高声对着赵诗妍喊道:小心,赵诗妍!

可惜呀,这里的花儿不是玫瑰!新若霏兴奋异常的大喊道:否则采上几朵!

送给谁呀!哦,李壮壮吧!江娅晴故意取笑着新若霏道:还是帮着队长替杨沫沫采的?

喂——,江娅晴,你傻呀!钱亦凡揶揄道:新若霏肯定是为着心上人了!

就是!庐仙儿嘻嘻一笑高喊道:依依姐才不要你们操心呢!送给杨沫沫的玫瑰花她自己会采的。

柳依依轻盈的一笑,看着庐仙儿鲜艳活泼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就在大家立时沉浸在这美丽的风景之时,柳依依突然听到,一种似飓风扫地般的可怕声响在她的耳畔轰鸣。柳依依立即警觉起来。柳依依看到,不远处正飞来一群体大如雕的巨型蝴蝶,那些小型蝴蝶则惊慌失措,纷纷逃离;巨蝶展开如同门板般的翅膀乘风飞来,群蝶闪避不及被纷纷击落。柳依依忽然高喊:隐蔽!这是杀人巨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