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时间,事务所3楼多了一人,让小哀格外不太适应。

“再招个秘书我是没什么意见,”小哀喝着茶水道,“不过你没发现最近事务所的工作量大幅减少吗?因为某人错过了一堆委托。”

“我不是一直在忙嘛,”高成讪讪道,“而且刚才也接了一个不错的委托,明天晚上铃木大图书馆有场展出,那个次郎吉老头邀请我过去。”

“当保镖?”小哀挑起眉头,“该不会又是关于那个小偷的邀请吧?”

“差不多,不过不是保镖,而是破解三水吉右卫门的机关盒。”

高成思绪飘飞。

他的入门机关术就是来自机关大师三水吉右卫门,不过次郎吉老头恐怕要失望了,入门级机关术虽然不差,但还达不到随便破解三水吉右卫门机关的地步。

距离大师级,中间还差三个层次呢。

至于他为什么答应……撸基德羊毛的机会总不能错过。

既然又是次郎吉老头挑战基德,系统应该能抽到卡……

小哀眉头挑得更高,眼中满是狐疑,说什么破解机关盒,到最后还不是和基德对决,就没看过高成有解开三水吉右卫门机关的本事。

“那个,”库拉索迟疑问道,“我也要去吗?”

“你就别去了,留下来安心养伤。”

高成拒绝道。

库拉索不管是能力还是身手都是顶尖高手,超级人才,可惜现在是个不定时炸弹,被发现的风险还是非常高。

这个女人的身手太特殊了,灵活敏捷如同猎豹,从十多米高度滑落救人毫发无伤,比顶级跑酷还要离谱,听说在警察厅逃离的时候也耍得公安团团转,跟个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似的。

在安室透和赤井秀一两人的追击下也毫不示弱,最后还是因为堵车不得不逆行,结果被赤井秀一打爆了轿车轮胎引发事故。

夸张的是,就算这样都活了下来,还逃到了东都水族馆。

真是人才啊。

昨天在摩天轮那里,琴酒通过热像仪也是轻易就锁定跑动的库拉索,显然是认出了库拉索的身手。

“明天要去哪里吗?”冲矢昴双手捧着炖汤来到3楼,“我做了土豆炖肉,煮得很烂了,来尝尝吧。”

小哀看着个眯着眼睛笑嘻嘻的冲矢昴,看得透透的。

“怎么?你也想去?”

“没有没有,”冲矢昴放下炖汤道,“我对机关还有怪盗之类的完全没有兴趣。”

高成瞥了眼冲矢昴。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这家伙见到库拉索后,肯定又安装了窃听器。

明明咖啡店那么忙还偷听,下个月扣工资。

……

“致怪盗基德,今晚,世界上最大的月光石月之记忆将在铃木大图书馆展出,宝石将存放于三水吉右卫门的机关盒内,

想要的话,就请自行打开,或者在本图书馆内找到那张写着打开方法的纸,

铃木财团顾问,铃木次郎吉。”

次日傍晚,高成无语查看次郎吉老头刊登的挑战信。

不愧是次郎吉老头,这家伙还真向基德发出了挑战……

只是听起来像是已经知道打开机关盒的方法啊,找他果然只是单纯对付基德么?

高成重新看了一遍。

“总感觉这次的挑战信有些奇怪,加了一些废话,看起来好像在求着基德打开机关盒……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